第64章第1次约见网友

白铄回到蜀都后,听说萧镇又破获如此大案也是唏嘘不已。不过他还更加关心的是那个幕后的立哥是何许人,受到了什么样的惩罚。但萧镇却告诉他,那个立哥也是个华裔,常年在缅国、暹罗一带发展,是当地的大毒枭,还拥有着一支不错的武装势力,手上也是沾了不少华国人的鲜血。在这件事发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这次行动也只是抓到了他两个小喽啰。没有将这个大魔头消灭,白铄感到十分气愤。不过白铄没想到的是,以后他还真有机会和这个立哥有着一番交手的机会,还给自己带来了一番危险。

不过比起立哥,当前更值得白铄关注的事情是a股市场上的变化,梁荧之前买入的st金晶,已经停盘多日,在复牌前,突然发布重大利好消息,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用多个地产项目以定向增发的形式注入公司。梁荧得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找到了白铄商量如何操作的问题。白铄只是淡然的一笑说道:“还怎么操作,放着等它涨就行了啊。”

待刚一开盘,这支股票并没有任何悬念的一字涨停。这代表着白铄和梁荧的账面上又多出了一千万的资产。但似乎两人都已经麻木了,一千万根本不足以引起他们情绪的一点点波动。

梁荧又问道:“这次元的成本价,你准备多少卖?”

白铄想了想,还是淡淡的说道:“别太贪心,5倍吧,5倍就卖。”

梁荧愣了半天:“5倍……还叫不贪心。”

白铄看了看天花板,一幅深沉的样子,拍了拍梁荧的肩膀:“玩完这把,差不多也该收手了,米国那边的危机迟早会蔓延过来的。”

梁荧也点点头,叹了一声:“是啊,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米国一趟了?这段时间刘蜀可是一直在催促我们,他一人在那边有些罩不住了啊。”

白铄这时正无聊的翻看着qq,看见一个叫“steel

oses”好友发了一张照片,配的文字是:家乡的美景宛如天空之城。只见那照片上是一个夜色中宁静的小镇,小镇靠着大海,景色怡人,更重要的是小镇的半空中浮现出点点光斑,仿佛倒影着地面上的小镇,真宛如天空上也有一座小镇一般。这样的景观引起了白铄的兴致,他记得这个qq好友是以前玩qq斗地主时认识的一个网友,对方貌似是一个今年还在读大三的女生,两人以前在qq上似乎还挺谈得来的,不过自从白铄做了那个梦后,生活似乎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这一年的时间基本都没怎么聊过了。白铄想到辰冰正好在找一个景色特别一点的地方拍mv,而这个地方似乎就很是不错。

白铄点出了“steel

oses”的对话框和她打起了招呼。“嘿,美女,这个地方是哪里?好漂亮。”

对方几乎是妙回到:“咦,你居然肯和我说话了,还以为你结婚了就不理别的女生了。”笑脸。

白铄这才想起,好像最后一次和“steel

oses”聊天就是告诉她自己要结婚了,还欢迎她有空到蜀都玩。然后那次之后就忙着结婚的事,几乎没有怎么上过网,再之后自己的生活和思想、记忆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如果不是偶然看到照片,可能都已经忘记了“steel

oses”这个网友。

苦笑了一下,白铄还是告诉了“steel

oses”自己并没有结婚。还在对方的纠缠下,简单的讲述了一下没有结成婚的原因。谁知对方竟然喜悦的表示了同情,还说白铄没有这么早结婚是最正确的选择。

白铄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便迫不及待的问到照片上的地方。这下“steel

oses”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认真的为白铄介绍起了她的家乡。原来“steel

oses”的家乡在八桂省南边靠海的一个叫南水镇的小城镇里,这里因为一些原因,一直保持的非常古老的风貌。这里的人思想比较保守,比较排斥接触外人,数百年来都是自给自足,“steel

oses”家算是为数不多的勇于接受外部事物的家庭,加上在镇里也有一些地位,“steel

oses”也坚持上学,走上了与其他人不同的一条道路,成为了镇上目前唯一的一名大学生。虽然南水镇及周边的地区非常的封闭落后,但这里的景色却是非常的好,有蔚蓝的大海,有细白的沙滩,有古老的村落,有开满鲜花的山坡……而且还有一个别的地方很少出现的景观,就是几乎每年的这个时候,天空中都会出现类似城镇倒影的神秘光斑。“steel

oses”把它称作天空之城,当地人却称作“幕光”意为“天幕之光”的意思。很久之后白铄专门查询过这种现象,在寒冷的高原和高纬度的地方偶尔会出现,不过在气候如此热的地方出现却十分罕见,这种现象被叫做“暖夜灯柱”。

白铄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steel

oses”立刻邀请白铄过去游玩一番,再过一段时间这种现象就不容易出现了。白铄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就答应了“steel

oses”的邀请,决定前往南水镇。

梁荧此时正在和白铄说着过段时间去米国的事情,白铄却突然说要去八桂省一趟,差点把梁荧气得口吐白沫。白铄笑了笑,安慰梁荧道:“目前这支股票短时间内肯定是没有太多操作的空间,其它的嘛,有你一人操作就足够了。去米国的事情现在还为时过早,这不正好没事嘛,我也是想去考察考察,以后说不定还可以在那边投资搞个旅游项目。”

梁荧嘿嘿的笑道:“你小子是去考察美女吧,还说什么考察旅游项目。”

在经过一番细致的解释和公关,白铄终于在保证来回不超过两周时间后,开始了外出的准备。

去南水镇前,白铄把一些照片发给了辰冰,辰冰对这个地方也很感兴趣,让白铄一定要好好考察一番,有机会她也想去感受一下原始的古镇和看一看天空之城。

前往南水镇的交通并不方面,先要坐火车到离那里最近的城镇怀安县,然后又转5个多小时的中巴车,最后还需要步行一段路程才能达到。在前往南水的路上,白铄不禁回想起了和“steel

oses”认识的片段。

记得那时正流行玩qq斗地主,一次在玩斗地主时看见来了个网名叫“魅力99”的女生,更奇怪的是,她的积分居然很凑巧的是负的9999。白铄当时觉得很有趣,就主动加她为好友并问她:“魅力99,你这9的确很有魅力啊”。

她问为什么。白铄说道:“你看你的积分,负的9999,那得输多少盘才能达到这效果啊,9得的确有魅力。”

谁知那女生非但没有生气,还哈哈大笑,连忙解释,这是巧合。后来还把名字改成了“steel

oses”,谁知白铄还是开玩笑的说她,改个名字都还是那么有女汉子的气质。

还记得有段时间白铄和“steel

oses”简直是无话不谈,甚至谈到了个人感情问题,每次白铄问她为什么没男朋友时,她总说长得丑没人敢要。为此白铄还曾经开玩笑的叫她去蜀都,说他要了。“steel

oses”也半开玩笑的说她考虑考虑。可是第二天却郑重其事地给白铄说,她还是不去蜀都了,她舍不得离开家乡,舍不得离开妈妈。当时那认真严肃的气氛还真让白铄有点不知所措。

下了中巴车,白铄又一路问着路步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南水镇,第一感觉和之前到处的萧条相比,这是一个人口集中的一大片透露着古老气息的地方。刚一走进去,一座清雅悠闲的水乡古镇立刻映入眼帘,似乎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穷乡僻壤。这里四处溪流纵横,一座座古老的房屋错落其间,淳朴雅致的景观让几天来的车马劳顿突感放松了许多。

不过白铄觉得七月的季节可能并不是这里最好的时光,因为这个季节的太阳不会给来到这里的人留一丝一毫的情面。太阳似火一样灼烤着地面上的一切,看着青石小巷里,紧皱眉头的行人和摇着蒲扇坐在门口似乎已经焉焉一息老者、石桥边的道口上的馄饨摊上,有滋有味、满脸是汗的吃客们,甚至河旁的垂柳和花草全都浸润在湿热难耐的空气之中看上去似乎都在热浪中炎炎一息。这炎热的天气,自然也让白铄的心情和身体都无法愉悦。

但白铄从之前“steel

oses”的描述中也能想象到,若是在秋高气爽的时节或是春天里绵绵细雨的时候,这小镇笼罩在轻纱一样的薄雾之中,朦朦胧胧间,河面上,有乌蓬船无声地划过,白墙青瓦的古宅民居错落有致,延绵不断,在风雨中静静地伫立,听任着世间千百年的苍桑变化。远处的石桥上,有花儿一样绽放着的或红或绿的雨伞,像风一样飘然而过,似是国画里青灰和白色渲染中那生动亮丽的点睛之笔,顿时,那片风景就又是一番情景。

“先生你需要住宿吗?”一个瘦小中年人的话把白铄的思维拉了回来。“我们这可是这镇上唯一的一家酒店,现在还有两间房,再不住可就没有了”。那中年人乐呵呵的说道。

白铄想着先安顿下来后再联系“steel

oses”,便点了点头,跟着那人转过一道弄巷,来到了一家靠水的叫“临水人家”的客栈。客栈到也古朴典雅,颇有几分客家风俗的特色,走进客栈便感觉到一股清馨、恬静的感觉,老板是一个中年女人,很热情的招呼,又是帮着拿行李(其实白铄就一个背包,没带什么东西)还一边又是介绍她的客栈比起别家的是怎么怎么的好,白铄这才知道这并不是中年男人所说的唯一一家客栈。不过白铄听说这里比较排外,还是谨慎的问了一下价格,住宿价格倒是不贵,一晚也就50元左右,见白铄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议,老板已经边说着话,一边迅速的把东西搬进了一间房间。

等安顿妥当,白铄发现这里虽然简陋但还算整洁,不过最让人受不了的是房间里没有空调,要不是摆着一把电风扇,白铄甚至要怀疑这里是否通电。不过屋内的温度比起外面倒是显得十分凉快,当风扇快速的转动起来,白铄也慢慢的稍有了点惬意的感觉。推开窗户,面前就是清清的河流,阳光也不觉得那么的令人讨厌,那清澈的光芒缓缓洒在这千年的古镇,腾起一片历史的气息,闭上眼,深呼吸,似乎眼睛开阖之间,世间千年的沧桑感便游走全身。两岸是一排古朴具有民族特色的房屋,千年的风雨刻画了石墙的班驳,但这里的明清风格建筑群落却保存地相当完好。一色的黑瓦盖顶,灰白石墙,沿河而建,依河而立,连为一体,弯延不断,幽远绵长。河道旁那古色古香的民居,延着长长廊棚,黑灰间重重叠叠,小船儿悠悠荡荡,俨然是一派古风犹然的情调。

此时,白铄才想起了之前说好的到了南水镇就联系“steel

oses”的约定。摸出手机,翻出了一个电话号码,号码的姓名标注是薛曼琳,这是决定来之后,“steel

oses”才告诉白铄的真实姓名。按下拨号键,几声之后,一个清甜的声音叫了起来:“你怎么这么久才给我电话啊,你这是才下火车吗?”

当白铄说明已经到了南水镇之后,她惊异的说道:“诶!你在哪?”

白铄以为薛曼琳是没听清楚,又重复说了句“南水镇啊?不是给你说过了嘛”。

“不是拉,南水哪个位置?准确点”。

天呐,白铄心想自己一个外地人,怎么知道这里的准确位置。“看看你旁边有些什么特别的东西没?”薛曼琳提示到。

“恩,有条河”白铄傻傻的说。

“滚,南水到处都是河,你真傻还是假傻啊。”

白铄嘿嘿傻笑了几声,突然猛醒,忙说到:“我在客栈,好象叫什么临水客栈……”。

“是临水人家吧?那你出客栈到烟雨廊桥上等我。”

“对对对,是临水人家,烟雨廊桥?在哪啊?现在出去?你在哪?很近啊?”

面对白铄提的这么多问题,薛曼琳把声音提高了8度:“啊……!你烦不烦啊,我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烟雨廊桥就是客栈河对面那条很长很长的沿河长廊,快去,到了就站在那,别乱动。”

白铄还想问点什么,就听见电话已经挂断了,不过他还是按照指示老实的走出客栈,向着那长廊走去。忽然想到自己这也算是第一次和网友见面约会,心里竟然有一些小小的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