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与穿山甲的交易

“想要从背后偷袭,可曾问过兔家大爷的意见,喷”灵兔出现的可谓是恰当其实,短小却有力的一对前肢狠狠蹬在穿山甲的腰腹之间,此乃是典型的借力打力,起到三两拨千斤的作用。

当然灵兔灵明的作用也仅仅只是止于此的,毕竟双方之间实力的差距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从五阶下品到五阶上品,其中的差距不可轻易言说的。

“竟然是一只小兔子,五阶下品灵兔,竟然甘心当做修士的灵宠,还真是丢了我妖兽一族的脸面,今日权当将你当做烤兔,作为美味的灵食,也算是为你赎罪”一击之下未曾达成最终的目的,穿山甲不怒反笑。

一条长长的舌头,下意识在嘴角之上舔着,似乎是在回忆曾经吞吃过的灵兔之美味,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眼前的灵兔的,已经当成下一个血食。

“想要吃你家兔大爷,也要称一称自己的斤两,今日先把你拆了,一个遭遇困锁的坟中枯骨而已,有何资格在兔大爷面前咆孝?”灵兔灵明在经过与魔兽的战斗之后信心大涨。

竟然无视近在迟尺的五阶上品穿山甲,对于赵守寿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同样也是一件容易招惹祸端的性格,不过对于目前的战斗是有好处的,因此并未进行制止。

在灵明的支持之下,赵守寿终于是缓过一口气来,两柄飞剑一左一右闪烁而来,一柄大刀却是当头噼来,赵守寿也是接连施展出数种灵术进行袭扰,除了铃音灌魂灵术尚未施展之外,也算是称得上全力以赴。

虽然是位于地下洞穴之中,赵守寿本身的实力受到一定的限制,可是在两者紧密无间的配合之下,却也是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当然是落在下风之中的,大部分都只是进行应对而已,进攻的机会是相当之稀少的。

你来我往之间,双方均是受到一些伤害,可是对于战斗力的影响只是一些皮毛而已,端的是凄惨无比,尤其是对于穿山甲来说更是如此之明显。

“你此来只是为了取宝还是猎杀本穿山甲?”激战半日的时间,却始终未曾分出明显的情况下,穿山甲似乎也有了一些开窍进行试探,只是还存在一定的心理疑问而已。

“赵某人此行而来只是为了取宝而已,若是道友在这里苦苦阻拦,你我之间根本无需进行如此之激烈的大战,不如你我合伙将这些宝物分配如何?”对于这种交易他自然是乐见其成的,能够避免大战也是一万个愿意的。

“你小子不是奉命而来专门前来斩杀本穿山甲的?可曾有所证明?又当如何保证?”穿山甲一样也是有一些心动的。

“某不过是化神中期的存在,哪里有信心越阶而战?去挑战道友?这岂不是自寻苦楚?”赵守寿果断反问着。

“至于保证是没有的,当初一个只剩下一颗头颅的老家伙,想要夺舍,反而被某斩杀,这可能作为保证?否则又如何知道这般隐秘的藏宝之地?道友对于自身的隐藏或者震慑力没有信心?”赵守寿开始进行一连窜直至本质的反问。

在两者进行交流的过程中,为了表示各自的诚意,已经下意识拉开双方之间的距离,之前的激战也是慢慢的平息下来。

“这般说来倒是也有几分道理,否则道友也没有机会前来这里?也罢且信上一次,宝物又当如何分配?”说到这里的时候,穿山甲眼中倒是爆射出一股精明的光芒。

对于灵物任何修士或者妖兽都是无法拒绝的,只要依然在修行之路上有足够的信心和道心的存在。

这一只穿山甲在这里镇守多年,对于宝库之中的宝物数量、种类自然也是有一些了解的,此时讨价还价自然也是应有之理。

番茄

这种选择虽说需要分配出去一些灵物,可却将自身的风险全部降低下来,也算是典型的合则两利。

“灵物的分配自然是各取所需,总量之上进行平均如何?道友需要的是各种珍贵的灵材,灵药,赵某人需要的是一些高品质的灵宝、灵丹,互相之间并无冲突”赵守寿第一时间将自身的想法进行一个表达。

平均分配也算是通常情况之下采用的一些手段,一般情况之下,基本上都是可以达成一致意见的,也算是他的诚意之一。

“本穿山甲可是五阶上品的实力,相当于化神后期的修士,应当还是以实力作为划分,至少占据七成,中期到后期之间的瓶颈道友应当是有一些了解的,这些份额也是在合理范围之内”穿山甲显然也是非常之有利的。

“按照常理来说是应当以实力作为划分,可是在这次取宝过程中道友又能起到几分作用?若是可以依靠自身的力量取宝,道友又何必等到现在?”赵守寿自然也不是傻子,很快已经对于其中所蕴含的一些隐藏的意思有一些明悟。

“嘿嘿嘿,难道所有的人类修士都是这般精细?本穿山甲职责所在,是不能主动进行破坏或者取宝的,否则定然会受到来自控魂链的牵制”

“不过本穿山甲就是取宝最大的障碍,只需要在一边不出手即可,剩余的一些进行防御和警戒的阵法对于道友来说不过是随手可破之”穿山甲脸上露出一股臭屁的神色,显然是极度自傲的。

“道友既然只是在一边不出手观察,占据七成的宝物是否有一些过分?一位化神后期修士布置下来充作警戒的阵法,又岂是易于之辈?”论起讨价还价,赵守寿是从来都不甘落于人后的。

“道友所需要的灵宝与灵丹,单纯比较价值来说,是远远胜过一些灵材、灵药的,还真以为本穿山甲是啥也不懂没有见过世面的笨蛋不成?,七成数量的灵物也不过是相当于五成的灵宝与灵丹罢了”穿山甲同样也是相当之精明的存在,自然也是步步为营不肯后退半步。

“也罢,谁让道友本身实力超绝,远远超出赵某人本身,各退一步便是,道友占据六成如何?”对于赵守寿来说只要能够成功取宝,便是此行最大的胜利。

“这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本穿山甲虽说并不能出手,可是存在必然是有价值的,稍后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