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一柱擎天max(二合一)

日常系符师 老虚01 2194 字 2个月前

“他出来了。”

陈术家中不远处,几人的目光看了过来,死死地盯着陈术。

昨夜他们便到了,却是一直都没有发现诡的踪迹,一直等到这会。

其中昨日刚刚在陈术店里买了灵符的男子,目光中灵气涌动,原本普通的人类瞳孔,一下子收缩,逐渐变得透明。

眼前一切都变得清晰透彻了起来,空气间的浮尘,地面砖石上的每一丝细致纹路,远处树叶之上的纤毫,都如同近在眼前。

这是一种秘法

【清朗之眼】

也是张珂赖以成名之技,依靠着这一手秘法,他不知道发现了多少常人所不能见之物。

能够窥破阵法、诡异、幻觉等各种现象。

他至今仍然在炼气期巅峰,与花费极大精力修炼这一秘法不无关系。

在陈术的身躯之上凝视片刻之后。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一切正常。”

“身上完全没有诡的气息。”

“昨夜逃跑的那只赌诡,看来并没有来找他。”

侯青目光微动,眉头紧皱。

怎么会?

难不成真的是巧合?

可是这又未免有些太巧了!

每一个死者都和他父亲的案子有关系,而在短短六年的时间中又全部死亡?

“头,算了吧。”

张珂道:“第一个人死的时候,他才十七岁…”

“他再强,也总不至于能够命令诡吧?他又不是什么诡的私生子……”

“组长那边已经在催了,山城还有事……”

张珂也是有些无奈。

眼前这位侯青,要说哪里都好,家世极好,修为也高,年纪轻轻便筑基成功。

甚至从来不拿架子,他这个炼气期后期修为的人甚至能在她面前开一些荤段子。

可就是太较真。

本来只是一个遇诡事件与几个疑似遇诡事件,她却是硬生生从其中找出相关性,又硬生生的锁定了陈术这个嫌疑人。

问题是没有任何证据,纯靠感觉。

有这个必要吗?

“好。”

嘴上说着好,侯青脑袋却是摇了摇头:“可能真是巧合吧。”

……

一个好的商家当然是包邮。

灵鹤速运。

分站。

陈术将各个灵符分好,交给专门的工作人员,由其打包分发。

除了一份特快加急需要用妖兽“高颈鹤”来运输之外,其他的则都会用灵舟一类的交通工具统一邮寄。

加急可能是真的很急。

“陈老板,您这灵符生意越来越好了啊。”

负责收货的也是老员工了,陈术以往的灵符邮寄也基本上都是由他来对接,一开始的时候网上生意确实惨淡。

不过在修真世界之中,的确是很少存在才华被埋没的现象。

恰巧,陈术这种ghs的才华最是不容易被埋没。

因为同道中人实在太多。

大多数人还都乐于分享。

现在生意自然是越来越好。

陈术轻轻摆摆手,笑道:“嗐,讨口饭吃。”

“来一张?”

老员工这么些年了自然是知道陈术说的什么,笑道:“不了不了,我很强。”

陈术看了看他的发际线,知道他在嘴硬。

但是人艰不拆,所以他没说。

发际线这件事,是基因上的事,虽然到现在已经不是特别难缠的事情,但是想要从根本上改变还是需要一定的修为才可以。

员工年纪看起来也近四十岁的样子了,但是修为到现在也不过是炼气期初阶的样子,估计资质不会很好,想要解决这件事恐怕有点困难。

告辞出门。

陈术微微叹了一口气。

每个人在修炼之前都想要成仙作祖,可谁能想到修炼以后会连自己的头发都掌控不了?

召唤出赤兔,一路回到店里时已经时已经是接近晌午了。

店里主营的业务很少有人会一大早的便来购买,所以陈术的营业时间都是弹性营业——有时候甚至干脆就不营业了。

实业确实越来越不好干了。

修真界也是如此。

坐到营业台前,桌面是由万青树的树干打磨而成的,可以炼制法器,这么一大块也价格不菲。

是当初父亲买来镇宅的,说能保家中平安长青。

陈术在最困难的那几年也没想过卖掉。

留个念想。

陈术掏出几张空白符纸,目光看向简陋的面板。

【一柱擎天符(989/1000)】

昨晚上运气实在是不错。

只是炼制了十来张符纸,熟练度竟然一下涨了二十多点。

这是陈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眼看着就只差11点熟练度,他的那点小心思就有点按捺不住了。

这么多年了。

这可是他第一次离熟练度满值这么近!

这不给他凑满了那还是人吗?

而且陈术总觉得,熟练度达到满值的时候,说不定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

陈术沉下心来,手上动作丝毫不慢。

一张…

两张…

十张…

一连炼制了二十张灵符,陈术才是缓了一口气。

以他现在的灵气,一口气炼制二十张初阶灵符就已经开始感到疲惫了,虽然有着符道回馈,但是精力毕竟是有限,若是特别疲惫的情况,他也不能够保证成功率。

【一柱擎天符(998/1000)】

“今天是咋了?”

陈术都惊了。

说实话他自己都已经做好了,炼制二十张灵符结果1点熟练度都不涨的尴尬境地了。

又盘坐下修炼了一会万木纳气决,感觉到灵气充裕了不少以后,直到彻底恢复状态。

身躯上的气息又是凝实了不少。

在每次灵气完全耗尽之后,再次修炼灵气的容量都会大多上一些,积少成多之下,修为自然是也会水涨船高。

而符师更是如此。

每一次的符道回馈,都会缓缓的增长着他的修为。

这才是符道的正确修炼方法!

炼制创造出全新的灵符,丰满符道,而同时得到符道降下的福泽,在炼制灵符的过程中便逐渐变强。

许多修炼符道的老家伙,便是依靠着当年符道尚未健全,灵符稀少,降下的回馈却多,境界提升的速度极快。

如今自然是不同,灵符实在是太多了——但是却并不包括陈术。

延续数千年的文明历史长河,实在是有着太多可以炼制成符的东西,无数的典故都在等待着他的发掘。

脑海中存在着的另外一个文明,才是他真正的底气所在!

如今的修炼速度。

陈术虽然还是嫌弃慢,但是实际上在同等条件之下,他的修炼速度在旁人看来已经是惊为天人了。

当今寒门依旧难出贵子,网上动不动会出现什么最年轻的筑基期,最年轻的金丹期。但是真有心者去看看,这些所谓的最年轻,哪一个又不是背后有着一个庞然大物在支持?

陈术一个一穷二白的制符师,灵根还只是一般般的古树灵根,在如今这个年纪达到炼气期后期,已经实属难得一见。

陈术深吸一口气,又开始了他的炼符大业。

炼制到第八道灵符时。

熟练度+1

炼制到第十一道灵符时。

熟练度+1

熟练度满值!

砰!

像是被什么击中了大脑一般,陈术脑海中突然之间浮现出一副画面:

在远古洪荒时期,一座通天之山伫立,这山不知道有多高,好似是见不到尽头,直直穿入云霄,一人首蛇身男子,架着飞龙来到半空,猛地一下撞向不周山。立即拦腰折断,整个山体轰隆隆地崩塌下来。天地之间发生巨变,天空中,日月星辰都变了位置;大地上,山川移动,河川变流。

又一副画面:

男人身穿官袍,身前摆着竹文,泪如雨下,上文:卿五山镇地,一柱擎天,气压乾坤,量含宇宙。

一副一副画面在陈术眼前回闪,有学堂之上大声诵读,有诗人饮酒奋笔直书,有老者指山言其雄壮,有男人,有女人,有孩子……

历史长河之上,所有说了这番话的情景都好似是迅速在陈术面前回闪。

直到他回过神来。

看向他刚刚炼制好的【一柱擎天符】,陈术眉头突然紧皱了起来。

原本在他眼中臻至完美的灵符,此时看去竟然觉得破绽百出!

“这条灵纹是不是可以这样走?”

“这块的灵气显然不用全部覆盖啊!”

“这片的灵气加持的少了一些”

“这道灵纹可以删除!”

陈术仿佛是陷入了某种状态之中,抓起符笔,一丝一毫的修改了起来,全神贯注,甚至完全察觉不到时间的变幻,心中像是燃烧起了一团灵光一闪的火焰。

最后一笔落下。

灵气灌输。

灵符之上闪烁出一道光芒,最终完全敛入符身。

符成!

而其上灵气涌动,炼制出的消耗竟然只是之前的二分之一!

而灵符之上的气息,也要比起之前强上不少,已经达到了中阶灵符的程度!

嗡……

就在这时。

像是有福泽之声响起。

头顶之上空气震荡!

旋起道道波纹。

创造出全新中阶灵符的符道回馈已经到来!

轰!

紧接着。

一道汹涌着的极为精纯的灵气骤然之间涌入陈术的身躯之中,化作灵气恶龙,在他的身躯之内翻腾着!

这是远远要超越以往的符道回馈,灵气都似乎是要化作水汽一般,陈术的身躯都似乎是在微微颤抖!

几乎是下意识的。

陈术迅速运转起万木纳气决,身躯化作树干,扎根在地面之上,犹如古树吸收阳光,树根吸收水分,贪婪的吸吮着冲入身躯之中的灵气。

符道所降下的回馈,灵气精纯的就像是蒸馏数次的水,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吸收起来也是极为迅速,几乎是在每一个周天的运转之中,便彻底的融入到了他的身躯之中。

吸收!

吸收!

陈术的身躯就像是干涸的沙漠,每一滴水分都会被迅速的融入。

修为几乎是在以秒为单位的向前进发。

炼气期七层!

炼气期七层巅峰!

灵气化作的洪流疯狂的冲击着阻挡在面前的关卡。

一次!

两次!

三次!

咔!

在灵气彻底消耗殆尽之前,灵脉猛然间被冲破,灵气迅速涌入其中,瞬息之间便相互贯通了起来。

炼气期八层!

修为突破!

陈术内视身躯,便见到身躯之中经脉变得宽阔了不少,八道灵脉之中灵气充盈,犹如溪流般流淌,最终又全部汇聚到丹田之内,形成一个身躯之内的回路。

相比起炼气期七层时,陈术的丹海又变大了不少,灵气几乎是炼气期七层时的五倍有余!

境界越是向后,每一层之间的差距也是越大,也就更加难以突破。被困在一个境界直到寿终正寝者,实在是多的数不胜数。

陈术又连续运转几个周天之后,直到境界完全的稳固之后,才是睁开双眼。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

陈术面露喜色,喜难自抑,几乎要大笑出声!

看着面板之上。

【一柱擎天max(中级)】

熟练度满值之后,竟然能将灵符等阶直接推上中阶灵符的程度!

而创造出中阶灵符所带来的第一次符道回馈,也是直接将他的修为推上了一层!

看着摆在眼前的中阶一柱擎天符,陈术自己都难以相信,这竟然是他炼制出的灵符。

每一道灵纹,每一丝的粗细,每一处灵气回路的充盈,几乎都已经是彻彻底底的完美!

恐怕现在就算是符道宗师前来,也不能再将这张灵符进行任何的改进了。

“之前所陷入的那种状态,应该就是常常说的顿悟吧?”

在熟练度达到满值的那一刻,陈术便陷入到了那种状态之中。

那个时期他只觉得天地清朗,万事万物都在眼中,好似是天人合一。

尤其是对于【一柱擎天符】的理解,几乎是达到了一种极致。

可以说。

这是陈术修炼符道十数年的集大成之作!

却也没有如梦似幻之感。

他现在只觉得灵符的每一笔轻重,灵纹的每一道纹路都像是死死的刻在了他的心中。

陈术可以肯定,就算是现在再让他重新炼制一遍,他依旧能够一次性成功!

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波动。

陈术这才是将目光看向灵符。

他觉得有必要试一试新符的效果。

初阶的时候就那么猛,中阶那不把武器强化坏了?

他现在严重怀疑,这张符还能不能拿出去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