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诡器

日常系符师 老虚01 1122 字 2个月前

修真界之中,能称之为炼器师的人有不少。

和前世其实相差不大,如今的炼器师伴随着科技的发展,走向的却是另外一种道路。

灵器、法器、工器等等……

像是前世的高铁火车飞机等等,在这个世界也同样存在,不过创造它们的也不再是发明家,而是一个又一个的炼器师。

但是在其中,诡器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存在。

诡器无法炼制,它们往往存在着各种神奇的功能,那些功能都不是人类能够炼制出来的。

神奇无比。

灵气迅速涌入到黑色筛盅之中,无主之物,几乎是瞬息间便被炼化。

脑海中瞬间涌出眼前诡器的功能与效果。

陈术的脸色不禁变得古怪了一些。

【蛊惑之筛】

【初阶诡器】

灵气涌入其中,手中筛盅倏然间变得巨大,自上而下将他的身躯护住,陈术虽然没有试验,但是大概一般的筑基期修士的攻击也能挡下一击。

而底座却是能够当作飞行法器使用,速度并不算快,消耗却是不小,在屋内随便试验了一下,以他现在的灵气,最多能够飞行个二三十公里就得休息休息。

陈术给出的评价是:不如赤兔。

而三个漆黑的色子则是能够当做攻击法器使用,激射速度奇快,势大力沉。

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攻防跑三位一体的诡器。

而除却这些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功效。

便是掷色子。

每日里能够使用一次,以大小点为例,若是成功掷出正确的点,便会获得一道加持。

“毕竟只是初阶诡器。”

整体来说虽然有些鸡肋,但是当做一个一般法器来说,算得上是优异了。

况且,诡器本身便存在着极大的溢价。

陈术本身也并没有几件法器,这也算是丰富了他的武器库吧。

心中这样想着,陈术摇动了色子。

心中默念:“小!”

筛盅打开。

三个六。

懂了,蛊惑之筛是指骗自己是吧?

陈术默默收回筛盅。

并决定收回之前的评价。

他现在的评价是:不如一柱擎天。

试验够了,陈术灵气微微一动,便准备将筛盅收入丹田之中蕴养。

结果刚进识海,像是有一只大脚飞踢,一脚将其踢了出去,当啷一声的掉在地上,蛊惑之筛的器身似乎是都在瑟瑟发抖一般,上下碰撞发出“咯咯咯”的轻微声响。

陈术:?

“你是我的!”

一道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只是好似是极为遥远,听声音…还有点生气?

陈术:?

这不是你给我的?

而且,看着丹田角落里的一口灵剑。

你这不是搞灵器歧视吗?

他尝试着在心中与其对话,但是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的回应。

话说起来,这也是陈术第一次在除了遇诡之外,听到“大哥”的声音。

不过陈术竟然是没有任何的意外,脑子里连一点恐惧都没有,毕竟当前也算是大数据修仙时代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没见过。

比起被活了数千年的老家伙夺舍,被万年老祖宗抚顶,丹田里有个大哥又能算什么呢?

走上前去,将还有些轻微抖动的诡器收入储物袋之中——诡器一般都会生出一些微弱的灵智,简称弱智。

陈术告诫自己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自己养的大哥…”

“不就是丹田不给其他诡器用吗?”

“不是啥大事,没事没事…”

……

一夜修炼,无事发生。

当太阳升起,第一抹阳光落在窗台上时。

陈术将最后一个大周天运转完成,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神采奕奕,一柱擎天。

“大恐怖之中确实有大收获啊。”

陈术略有欣喜的收功。

昨晚上与赌诡之间虽然只是电光火石的迅速碰撞,可一夜下来,修为却是精进了不少。

炼气期七层的修为已经完全稳固,顶得上他平日里月余苦修了。

修炼不是在家中闭门造车就能够完成的,所谓道法自然,讲的便是人与天地,不行山踏水,修为自然是难以精进。

不然那些筑基期,甚至是金丹期的修士,又怎么会不停地来回穿梭在各个修真秘境之中。

就算是陈术的符道,也不是坐在家中便能够不停精进的。

起床。

陈术先是花费一个时辰的时间,才是将昨夜里消耗的灵符补充完毕。

在身上拍了一个【洁身符】,顿时又变得清爽了不少。

这倒不是他自己炼制的。

这世上这种日常类灵符实在是多的数不胜数,甚至还有【佳洁士洁牙符】【一叶子敷面符】【美妆符】等等,价格都内卷的不成样子。

价格比陈术自己炼制还要划算,所以他一口气买了不少。

他到现在没想明白这些厂家,这么便宜的价格,人家到底是咋赚钱的。

将炼制好的灵符收起。

这些今天都得发货了,估摸着几位谜语人都已经等不及了。

出门前,陈术看了一眼爷爷的屋子,人果不其然已经不见了,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正想着。

陈术突然想起昨晚上获得的诡器。

从储物袋之中取出蛊惑之筛,灵气涌动,筛盅落地。

“大!”

大早上起来,搏个好彩头嘛。

而这一次。

蛊惑之筛却是没有像昨晚那样迅速开盖,而是沉默了片刻。

接着突然自己摇了起来。

陈术:?

“玩赖的是吧?”

筛盅开盖。

666。

是大点。

蛊惑之筛上,一道灵光涌出,冲进陈术的身躯之中。

是类似【金光符】与【金刚符】的结合效果,身躯之上好似是附着了一层肉眼不可见的淡光,足以抵御同阶一击,甚至就连精神头都一下高涨了不少。

陈术一下沉默了,认真的看了一眼纹丝不动的蛊惑之筛。

还有点像是乖巧.jpg

陈术:“所以我第一次猜错了是吗?”

“一定是猜错了吧?”

蛊惑之筛没动,像个安安静静的酒场筛盅。

想了想。

陈术又看了一眼好好待在丹海之上的那张血色灵符。

一下啥都懂了。

“这就是大哥罩着的感觉吗?”

“可咱又不是那种玩不起的人!”

陈术将蛊惑之筛拿起,又收进储物袋之中。

“咳。”

“继续保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