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大哥带我

日常系符师 老虚01 1259 字 2个月前

“…不”

“诡…王?”

赌诡的面容一下变得无比苍白。

整张面孔上都写着惊恐二字,甚至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那是一种来自于天然的基因上的大恐怖,只是被抓着,甚至没有用力,赌诡便有一种身躯要就此溢散开来之感。

然而还不等它想要说些什么,那兽爪便稍一用力,犹如捏死一只蚂蚁那般,噗嗤一声,不见血迹,哀鸣都未发出,赌诡的身躯便整个湮灭。

消失的无影无踪。

空气中存留的黑雾也尽数涌入那双黑红巨手之中。

“哼!”

陈术听得一声冷哼,在他耳边炸响。

接着,那双巨大的兽爪便也逐渐消散,伴随着【不得好死符】的震动,虽然不见具体情景。

但陈术大概是知道,那些黑红雾气是回到了自己胸前灵符之中。

拿出灵符,陈术明显发现,相比较之前,手中这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灵符,颜色又深邃了一些,连带着其上的不详之兆也变得愈发的明显了起来。

“咳”

就在那兽爪几乎消散的时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那兽爪又凝实几分,好像是在虚空中摸索着什么。

随后便听当啷一声,一件漆黑之色筛盅掉落在地面,正是之前赌诡所使用的诡器。

最后缓缓消失。

“哼!”

接着又是一声冷哼在陈术耳边炸响。

陈术:?

是错觉吗?

怎么感觉带点傲娇啊…

不过这回倒是真的消失了,或者准确的来说,藏匿起来了。

下一瞬间。

随着赌诡的完全消失,只听嗡的一阵声响,眼前空气扭曲旋转,一朵纯白色由灵气凝聚而成的花瓣飘然出现。

缓缓的落在陈术的手心之上。

天道回馈。

灵气花瓣!

放在手上,若不是那庞大灵气,几乎是分辨不出与真正的花瓣有什么区别。

诡存在的本身便是一种难言的现象,是以,在灭杀诡以后,天道便会降下福泽,用以奖励。

而灵气花瓣正是其中的一种,完全凝聚成实质的灵气花瓣,就算对于筑基期修士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好物。

只消一些,便能将灵气全部恢复。

从腰间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石制成的盒子,其中已经摆放了另外一朵灵气花瓣。

这是他去年遇诡的时候所得到的。

珍而重之的将灵气花瓣放入其中,紧闭盒子,又收入储物袋之内。

玉石盒子能够有效的防止灵气溢散,也是陈术花大价钱买的。

这两朵灵气花瓣,是陈术为自己突破筑基期时所做的准备。

一入筑基,寿载两百,与常人便拉开真正的差距,至那时方可称为真正的修真者!

这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永远只是炼气期,陈术自然是想做那百分之二十。

将东西收好以后,陈术才是看向那落在地面的漆黑筛盅。

“真是…”

“你说说你,惹谁不好啊……”

“非要来惹我……”

让我用武器强化符直接把你弄死多好啊?现在却是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将手中灵符也一同收入体内,一进入体内,其便缓缓的漂浮到丹海之上,静静伫立。

这并不是陈术的符道修为已经达到了“收符入体”的境界,而是这张灵符自身所带的能力。

【不得好死符】,这是陈术的一张底牌,就算是他最亲近的人,也是完全不知道。

陈术深钻符道数年的时间。

汉字也被他依照着其意思以及历史,分为了数种序列。

而排在最下序列的,自然就是他现在所炼制的一系列武器强化符。

这一序列被陈术命名为【把戏】。

而下一序列,如他近日在研究的【哈哈大笑符】,这勉强能够列入【法】这一序列。

而“不得好死”,在整个华夏文明之中,其所蕴含的重量也绝对是排在前列,几乎很难再找到一个“诅咒系”词汇能超过它。

诅咒的意味,实际上便是对“命运”的掌控。

这几乎是接近“道”的东西。

以陈术的实力,想要炼制出这张灵符,本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甚至说的不好听一点,压根就没有什么可能性。

直到父母双双仙逝,陈术回到陈家祖宅,在那位筑基期先祖的遗物之中,翻找到了一张血色的,至今他都仍然未能知道是何种材质的物质。

只是几寸大小,但是它实在是太像一张空白符纸了。

陈术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

却是如有神助一般,一次性炼制成功!

只是…

那也是陈术第一次遇诡。

但是还未见到诡的真容,他便昏迷了过去,等到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那灵符便已经进入了他的体内。

“唉。”

陈术轻轻叹了一口气。

虽然这张灵符前前后后也救过他两次性命,甚至每日里他都当成日常任务一般,时不时拿出来诅咒一番,但是他实在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它好像越来越强了啊……”

记得去年遇诡的时候,它还没有今日这般写意。

但是今天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甚至是流露出的一丝丝气势,便已经叫他身躯僵硬,难以动弹。

最为明显的是,那张原本三寸大小的灵符,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长到了近八寸大小。

“不过,听它的意思,我是它的猎物?”

陈术前前后后也查过不少相关的典籍,网上关于诡的信息还是有着不少的。

像是入诡,而入诡之后,人的性情也会大变,可他却是完全没有这种征兆。

但是像是他身上的这种情况,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遇到过。

他的情况。

有点像是那些“猎诡师”,在猎诡失败,或是侥幸逃脱之后的现象,强悍大诡王会在猎诡师的身上留下印记。

相当于告诉其他的“诡”——这是我的猎物。

这种印记说是好事也是好事,说是坏事也是坏事。

强大的猎诡师都以这种印记为荣,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震慑住不少诡。

可陈术身上的情况,有点似是而非了。

说白了。

他现在的实力,以这个诡王的实力,一百个都不够人家杀的。

但是他却是一直安安稳稳的活到了现在……甚至还有一种“大哥罩着我”的感觉……

这连着两次遇诡,一点屁事没有不说,还都狠狠的发育了一波……

想到这。

陈术也就不往下想了,免得生出心魔来。

不过他大抵觉得,自己身躯上的这个家伙——可能是被他解封而出的也说不定。

“先祖还真是给我留下了一个大麻烦啊……”

陈术有些无奈。

甩出一张【清尘符】一张【归位符】,本有些乱七八糟的屋内,灰尘一扫而尽,一些颠倒的家具电器,也都像是长了腿一般,跑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之上。

到了此时。

陈术才是顾得上看向落在地面上的黑色筛盅。

走上前去将其捡起来,没有了雾气弥漫,这件诡器也变得没有那么富有攻击性,只是变得深邃无比的漆黑,眼睛落在上面就像是要被直直的吸进去了一般。

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