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詹姆锡安就是084物品

向前依然不明白为什么古一会提起永恒。总不成是永恒把消息泄露给那些地狱大君的?

有这种可能吗?

“为什么您会提起永恒,他同发生在地狱维度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向前不解地问。

“你知道地狱维度的存在根源是什么,地狱大君们从维度获取的力量究竟又从何而来?”

向前琢磨了片刻,猛地明白过来:“死亡?她——我记得记载中死亡常以女性人格显于人前——代表了多元宇宙一切生命终结后的归所。地狱维度就是死亡规则笼罩之地,地狱大君乃至所有地狱生物的力量都来源于她。”

“您是说,在地狱中传播灵魂宇宙消息的,是创世之神死亡?”向前不敢自信地问。

“如果永恒注意到了你,那么死亡也同样有可能注意到你。既然永恒通过我来影响你,那么死亡当然也同样有可能通过地狱的力量来影响你。虽然不能确定,但这是其中较大的一种可能性。”

“毕竟,能够如此大范围影响地狱维度强者的思维,绝非寻常之辈所能为。”

“一个介乎现实与虚幻之间,而且难以控制的宇宙,对创世神明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吗?”向前苦笑。

古一的神情依旧平静:“神明的想法非我辈能够轻易揣测。祂们既然都关注着你,就说明你有值得关注的理由。”

“呵呵呵……永恒关注着我,死亡也关注着我;那就不能排除无限和湮灭是不是也在关注着我。”向前忍不住自嘲,“对了,还有维山帝也因为我可以不经契约就使用白魔法而早早就关注到我了。”

“我身上吸引的目光还真不少。而且还尽是些我招惹不起的存在。”

古一想了想,安慰道:“虽然维山帝在关注着你,但是我确信祂对你并无恶意,仅仅是一时好奇。”

“喔,那还真是今天听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一会儿我要好好喝几杯!”向前自嘲地一笑。

古一带来的消息解决了向前自幼便存于心底的一些疑问,但是同时又给向前带来了更多的疑问。

至尊法师准备离开之前,向前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她;从墨菲斯托急切地想要降价来看,未来恐怕不止一个贝拉斯科会来设法潜入地球来找向前的麻烦。

“那些地狱大君虽然无法突破维度屏障,但是他们的手下未必没有类似丽亚娜这样的人存在。比如说墨菲斯托就一直有一个打手流落在人间。”向前提醒着自己的老师。

其实,这才是向前急于同古一沟通的真正原因。

身为卡玛泰姬不那么尽责的弟子,他其实极为关心维度屏障的安全;一旦有更多的地狱大君将目光投向地球,屏障面临的压力将随之迅速攀升。

真正见识过异维度魔神可怖之处的人,绝不会像那些崇拜、乃至试图召唤恶魔的无知猎奇者那般对邪恶力量不以为然。

“我会通知圣殿的守护者们密切关注屏障出现的异常现象。”古一说,“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言行,并不是每一个为恶魔效力者都像那个小姑娘一般无害。”

“老师刚刚见过那个丽亚娜了?”

古一回答:“是的,我刚才来的早了一点。”

“早了一点是多早?”

“大约……在你亲吻那个姑娘的时候。”至尊法师的声音平静如一,从她古井不波的表情看来,应该不是有意嘲讽花花公子。

向前挠挠鼻子,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尴尬的情绪;那绝对只是一种心理攻势,为了更有效率地问出自己所需要的信息而进行的必要行为,大伙都应该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待。

随着至尊法师的离开,镜像亚空间随即被撤销。

当向前回到现实空间里的时候,那几位热辣美女同时恢复了行动能力,并继续朝向前靠拢过来——她们完全没有发现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至尊法师并没有限制或者说控制周围任何人,她真正改变的是镜像空间里的时间流速;当她与向前在亚空间里完成所有交谈并从容离去之后,现实中的时间其实仅仅过去了不到一秒钟。

对旁人来说,向前消失于亚空间中又重回现实空间的过程,就好像眼前突然一花,即便有人在那不到一秒钟时间里看到了向前的消失,也只会以为是自己一时看错了眼。

向前强提精神,放下被诸多大佬关注的心理压力,毫无异样地迎上几位美女,继续扮演他花花公子的角色。

而在会场之外,还是有一些人注意到了向前身上的异样。

“你们看到了吗,目标刚刚确实消失了至少0.5秒钟时间,不是我眼花了吧?”伪装的转播车里有人不大自信地说。

“看看监控录像就知道了。”另一个声音说。

半秒多钟的忽闪忽现,可以欺骗人的感官,但是骗不过毫无感情的机器。监控屏幕里,向前消失又重现的过程无比清晰,那短暂的闪现就仿佛画面掉帧了一样——不过只掉了其中的人物。

“记录存档,即时通报局长。”一个声音说道。

没等转播车里的人处理好向前的监控记录,他们的耳麦里又传来了芭芭拉·摩尔斯急切的声音:“那个女孩不见了。”

“仿声鸟,准确说明。”车里的人回应。

“那个女孩,刚刚与目标接触过的那个年轻女孩,突然消失不见了。”芭芭拉的声音更加急促了几分。

车里的人问:“你是说你跟丢了吗?”

这种情况也在预料之中,毕竟他们认为那女孩应该也是个专业的特工。

“不是跟丢了,是不见了!”芭芭拉急躁地反驳,“她一直在我的视线里,但是下一秒钟就突然消失不见了。我反复搜查了几遍,那个女孩最后停留的地方没有视线死角,没有秘密通道,甚至没有任何障碍物。”

“她就像被魔术师塞进了箱子里,凭空消失不见了!”

转播车里的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想起了向前消失掉的那半秒多钟时间。

“长官,我们的报告该怎么写?”沉默许久之后,车里有人开口问道。

“怎么写?今天所见到和发生的一切,全都围绕着詹姆·锡安;我觉得可以在报告中加上一句:建议将詹姆·锡安本人,视同084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