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名字带天,法力无边

叶家,身为近一年时间中,迅速崛起的大家族,他们的威望已经直逼老牌豪门世家。

高大的院外,白墙环护,绿树低垂,朱红大门外,左右两名家丁鹰视狼顾,盯着街边来往的人流。

两盏大红灯笼高高挂起,不时吹来一股徐风,来回摇晃着,将高门大院映衬得愈发恢弘气派。

横匾之上,‘叶府’两个烫金大字宛若龙飞凤舞,透露出丝丝锋锐气息,一见便知出自名家之手。

“在进去之前,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要麻烦师兄师姐。”

望着那处高门大户,不等别人开口,楚眠认真地道:“稍后见了叶家长辈,还请几位师兄师姐莫要提起我的身份。”

“哦,为何?”

徐振下意识地开口询问。

而柳雯槿却是一点就透,性格恶劣,同时隐藏着极多心思的她,稍加思索便明白了楚眠的用意。

“他与叶不凡同拜师倪奉天,又是同乡,如今叶不凡死了,楚眠却还活着,若是被叶府的人得知,怕是必然引起旁人的恶意揣测。”

“哦……原来如此。”

徐振恍然大明白,仗义的拍了拍胸口,对楚眠挑眉道:“理解,理解。且放心就是,关于你的身份,我们绝对不会透露半点消息。”

满腹心事的黄珊儿,此时也强笑了一下,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楚眠,保证道:“我也不会说的。”

柳雯槿心中一阵气闷,她极讨厌别人替她做决定,奈何徐振与黄珊儿都已经开口,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尤其是经历了先前的不愉快后,她此时的处境也比较尴尬,就只得默默地点了点头,“走吧。”

徐振这只舔狗暂且不论,不知不觉间,黄珊儿已经渐渐地与她不一条心了。

刚刚及至叶府门外,那两个家丁的视线瞬间落在四人身上,眉头皱起,傲慢至极的昂首呵斥,“叶府门外,不得久留!”

家丁的底气,来自于自身的实力,更来自于叶家的强势。在雍新城中,哪怕是镇北王,也要给叶家三分薄面。

楚眠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一步,让徐振与柳雯槿顶在了前面。对于人前装逼显圣,他向来无甚兴趣。

也许是《龟息诀》带来的附加效果,当想要隐藏自己的时候,本就不引人注目的气息,会变得愈发晦暗,与他同行的人,在他的衬托下,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熠熠生辉。

【论·绿叶在各种场景下的小妙用】

果不其然,就在楚眠收敛自身后,徐振当仁不让地踏前一步,睥睨间自有一番浩然威势,长声道:“浩然宗弟子徐振携同门前来拜会。”

他的声音极高,偏偏来往的普通行人连半分都听不见,而那两名家丁,以及叶府中的人,无论正在做什么,耳边突有惊雷炸响,纷纷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楚眠嘴角闪过一抹微笑,并未多言。

嘈杂声自叶府之内传出,不多时,厚重的朱漆大门缓缓开启,自府中冲出十几位家丁,而自中间位置,却是一身着锦服的中年男人,行走间不疾不徐,自有一番威势。

观其面相,双颧高耸,目中有神,粗眉若利剑,唇厚如肥肠,一张大长脸上,法令纹宛若沟壑镌刻,与叶不凡有着五六分相似。

一看就是亲生的。

人未至,豪爽的笑声便先声夺人,“哈哈哈哈!我道怎得今日有喜鹊鸣唱,原来是有贵客前来!在下叶问天,乃不凡的父亲,众位仙长,还请入府一叙!”

他的脸上挂着亲近的笑容,眸光不着痕迹地掠过一行四人,眉心蹙起了一瞬,却眨眼消散,仍旧带着一股豪迈直爽的模样。

细微的表情变化,自是躲不过楚眠的观察。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既然徐振想要表现自己,那么此事便全权交由徐振处理便是。

在这一刻,他就是个籍籍无名的小跟班。反正在早前已经叮嘱过几人,不要透露他的消息,再加上长久以来出于谨慎的缘故,为自己施加的一点点小易容,楚眠也不担心对方能认出自己。

不过……这怎么又是一个名字里带‘天’字的人?这个世界的人,这么喜欢这个字吗?

就奇怪!

见到叶问天之后,徐振并的脸上没有丝毫笑意,而是略显沉重的点了点头,端着架子伸手道:“请!”

叶问天如此八面玲珑的人,初见徐振的姿态,心里就是一个咯噔,一股慌乱感袭上心头,张口欲言,此地却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只得压下心头烦闷,带着众人进入府中。

叶府极大,初入其中便是曲折游廊,山石点缀中,有溪流潺潺,白石为阶,亭台楼榭影影绰绰,尽显雍容气度。

楚眠暗中咋舌,单单这一处院落,花费的银钱便是个天文数字。叶家,叶家……任凭他搜遍了记忆,却始终没有半分印象。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正堂中,分宾主落座后,安排下人奉上香茗,叶问天挥手屏退左右,上身微微前探,关心道:“诸位仙长远道而来,不知所为何事?我儿不凡,在浩然宗过得可好?”

就差直接询问‘我那宝贝儿子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了。

至于不凡过的好不好?这个问题就见仁见智了。墓前来看,情绪应该挺稳定的,坟头上应该也长了许多遮阴的荒草了,倒是热不着……

听到叶问天的询问,徐振的表情,更凝重了。

“几位……我儿子,不会出事了吧?”

叶问天的声音已经发颤,看到徐振沉痛的点头后,他的眼前突地一阵发黑,几乎昏厥当场。

“伯父,还请节哀。”

几句轻飘飘的劝慰,能让人重新活过来吗?

叶问天浑身颤抖着,双手用力之下,指节变得苍白,那双眸子像是饿狼般,死死地盯着徐振,咬着牙关,一字一顿地哑声道:“谁,是谁杀了,我儿!”

没来由的,一道阴冷的气息陡然出现在堂中,但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那气息却骤然消散,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其余人只道是错觉,抑或是因为叶问天痛失爱子,机缘巧合下引动了周边气氛。楚眠却是心头一凛:果然,名字里带‘天’的老家伙,就没一个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