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抓稳扶好!友谊的小船即将起航!

原来柳雯槿清纯可人的外表下,隐藏着的竟是一个如此复杂的内心吗?

张无忌她妈说的果真没错,千万不要相信娘们儿,尤其越是漂亮的娘们儿,就越是懂得骗人。

当然,依照楚眠的性格,也着实瞧不上张无忌这种玩意儿,女人与江山哪个重要?当然是江山啊!有了江山,燕肥环瘦什么样的没有?

话题就此终结,既然已经被对方发现了意图,楚眠也没必要再找不自在。一个月的时间就在兜兜转转中悄然流逝,最终的目的地,定在了雍新城。

那里,是叶不凡的家乡,同样的,也是楚眠的家。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离着雍新城愈发的近了,楚眠便愈发沉默,就连驾驭飞舟的要求,也不再提起。

毕竟,那里是前身的家,家庭和睦,兄友弟恭。楚眠宁愿他面对的是那种狗血的家庭,最起码还能以‘复仇’的名义,为前身做些事情。可现在他却空有一身实力,却无从发挥。

如此一来,便更难面对。毕竟,他是假的。

“楚眠师弟,你与叶不凡是同乡,要不要趁此机会回去看看?”

徐振哪壶不开提哪壶,楚眠瞥了他一眼,见他神色真挚,心中的郁结稍稍缓解,摇头道:“既入修仙途,何须问凡俗。”

柳雯槿平静地道:“为何不敢?”

楚眠闻言,微微侧头看向对方,“女人太聪明的话,会折寿。”

“无需挂劳。”

“不客气。”

俩人的机锋,在旁人看来就是驴唇不对马嘴,根本听不懂其中的本意。黄珊儿闻言吐了吐舌头,不敢加入两人的争端。

唯有徐振一言不发,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心里没来由的不是滋味。

明明是我先来的……

……

大乾王朝经过许多年的发展,国内经济水平已经达到了比较高的程度,百姓不说富甲一方,大多也是衣食无忧。

雍新城城门外人头攒动,往来的商队络绎不绝,不时传来的争执声,却在城门卫兵的巡防中消散于无形。这里是镇北王的封地,没有人敢在此地寻隙滋事。

为了避免引起围观,飞舟自远处的山谷中降落,众人步行进入了官道,随着大部队人流缓缓前行。

行至城门处,有法器飞舟自天际而来,越过了高大的城墙,向着城内眨眼而至,自然而然的引起了诸多凡人的惊呼。

“快看!那是王府客卿的飞舟!”

“仙人啊!”

“拜见仙人,拜见仙人……”

望着周围那些顶礼膜拜的人群,楚眠几人对视一眼,眉头微微皱起。

修仙界与凡俗界本就是两个世界,无论正魔两道,哪怕理念不同,却也几乎同时遵守着一条铁律:不得妄加干涉凡俗之事。

像是如此大张旗鼓的降临,从而引起凡俗的轰动,别说其他人了,就连楚眠都觉得这是一件异常掉价的行为。

身为修仙者,你搁这儿跟一众凡人装逼?臭不要脸啊!

“我刚刚探查了一下,对方修为并不高,比楚眠师弟大概高了两阶的实力。”

也许是吃醋的缘故,徐振竟是直接将楚眠拿出来当做参照,其余两女面色古怪,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楚眠就像是没有听明白其中的意思,笑眯眯地点头道:“如果是引气境三阶的修为,有三位修为高深的师兄师姐在,倒也无需在意。如今所需关注的是,王府之中是否还有其他修仙者的存在。”

比他高两阶,自然就是引气境三阶。反正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在上面,楚眠根本就不在乎。

“我的建议是,雍新城是我们此行的最后一站,等将事情处理完全,那么便回浩然宗吧,临行前宗主可是提醒过我等几人,不要多生事端。”

楚眠认真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徐振听到后,倒也没有反驳,点头道:“楚师弟说的极是。”

说着看向柳雯槿,言语中满含关心,“师妹,将你保护好,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此行还是稳妥为上。”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别管其他人如何,又要做什么事情,这些都跟他们没有关系。

可黄珊儿听到后,却撅起了小嘴,耸了耸鼻子,不满道:“师兄你真的好偏心,眼里就只有柳师姐,都不关心我的!”

徐振尴尬地挠了挠头,被戳穿了小心思的他,就要开口解释,却被柳雯槿摆手阻止。

“珊儿莫要乱讲,天下的男人都入不了我的眼中,更何况是徐师兄。”

“噌!”

就像是一柄尖锐的刀子扎进了胸口,钻心的疼痛之下,徐振近乎于忘记了尴尬。

这个拒绝方式,楚眠非常欣赏,简直是快刀斩乱麻的典范!可怜的徐师兄,你这只舔狗,注定要不得好死啊……

等四人进了城之后,柳雯槿突然脚步一顿,扭头问道:“你当真不回家看看?”

面对恶毒娘们儿的嫁祸之法,楚眠只是保持最基本的微笑,摇头道:“不去。”

相比较于回家,他最想去的其实是叶府。叶不凡临死前吐露出的那些话,让他对叶家产生了浓郁的兴趣。

如今既然有机会,当然要一探究竟。

徐振那幽幽的眼神投射过来,让楚眠一阵头皮发麻。向对方递了个眼色,刻意落在了身后行走。

瞅准一个没人注意的机会,楚眠飞速道:“我若有意横刀夺爱,就不会与师兄相交莫逆。”

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徐振反应过来。对啊!楚师弟明明知道我喜欢柳师妹,以他引气境一阶的修为,如何敢与我这八阶高手争夺心爱女子?

我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

惭愧,惭愧!

还好楚眠师弟提醒的及时,否则的话,我们两人之间那真挚的友谊,岂不是付诸东流了?

微微侧头看向楚眠,伸出一只拳头,与楚眠对碰了一下,宛如发誓般的低声细语道:“友谊长存?”

楚眠顿时喜笑颜开,重重点头,“友谊长存!”

关于同门师兄弟之间,要如何维护友谊,楚眠最有发言权。你想要爱情,我不跟你抢,反正我也没兴趣;你想要名声,我把所有的赞誉都让给你;你想人前装逼,那我就拼尽全力送你一场锦绣前程。

所有的好处都给了你,如果危险来临,借用你的身体为我挡刀,也是非常合理的一件事情,对不对?

友谊长存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