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缺心眼儿的人也是有用处的

一叶扁舟出现在莫苍天的手中,向着前方一抛,扁舟倏然变大,化作五丈长短。

“此乃灵力飞舟,只需为阵眼注入灵力,便可以操纵飞行。虽只是下品法器,却也足够尔等用来赶路了。”

楚眠好奇的看着灵力飞舟,这东西他确实没见过,也从来都没有人给他讲过。在原本的认知中,还道是只能等进入了凝脉境之后,才能驭器飞行。却未曾想修仙者的脑洞确实厉害,动手能力也极强,区区引气境,就能驾驭这什么灵力飞舟了。

莫苍天又交代了一些琐碎事情,尤其是对柳雯槿百般叮嘱,让她不要莽撞行事。对此,柳雯槿也并没有逆反,一一点头应下。

至于其他人,莫苍天却没有多说,只是简单地嘱咐了几句,便让众人上了飞舟,目送他们离开。

在此期间,楚眠并未受到特殊照顾,同样也没有被故意针对,一切就像是一个寻常弟子那般,普通而又平凡。

浩然宗位于南域大山深处,要抵达最近的城镇,哪怕是驾驭飞舟,也至少需要一两日的工夫,可见这方世界地域之广袤。

这还只是在南域的范围,只是楚眠知道的,整块大陆分为东南西北中五大区域,四周则是被无尽海围绕,海中更有仙岛无算,根本寻不到尽头。

只有了解到世界之大,才会知道个体有多渺小。楚眠偶尔也会升起出去走走看看的想法,但他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哪怕他是个挂逼,也得遵循基本法不是?区区引气境,出去找死吗?

盘膝坐于飞舟之上,低头望着脚下的山川湖海,心神都变得开阔了许多。

驾驭飞舟的是徐振,引气境八层的修为,见气氛有些沉默,不由得笑着开口道:“我们四人依次驾驭飞舟,中途暂且不休息了,等去了榆阳镇再进行休整。不知几位师弟师妹意下如何?”

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着重的看了一眼柳雯槿,爱慕之色一闪即逝。

楚眠将一切尽收眼底,心中暗笑之余,脸色却有些纠结,看了看身下的飞舟,颇为不好意思的道:“徐师兄,我……不会。”

他并非是推辞,而是真的不懂如何驾驭飞舟,怕无证驾驶的话,会出问题。

三人的视线聚集于他的身上,黄珊儿一惊一乍的道:“啊?什么?你竟然不会驾驭飞舟吗?我不信……”

这表情,这语气,楚眠总感觉似曾相识。回忆了一番,心下顿时恍然,如果对方再加上后仰捂嘴眯眼笑的表情,那就妥了。

柳雯槿没有黄珊儿这么缺心眼儿,性格比较冷淡的她,想了想,认真的看着楚眠,“我教你。”

说着,似乎是觉得这番话有歧义,抿嘴间又加了一句,“作为对你的回报。”

徐振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楚眠尴尬的笑了笑,这娘们儿是不想让自己过好日子啊!可着劲儿的给自己上眼药!

没搭理柳雯槿,反而将视线转向徐振,“不知徐师兄,可否教一下小弟?”

徐振一愣,随即恍然,这师弟,上道!

于是他的脸色如菊花般骤然绽放,热情地冲着楚眠招手,“楚师弟客气个什么?正好为兄现在驾驭着飞舟,你来这边,我亲自教你便是。”

然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又满脸宠溺的对柳雯槿点头道:“些许小事,为兄就可以的,这一路之上必然旅途劳顿,师妹你还是多多休息,避免劳心费神。”

舔狗的乐趣,别人永远体会不到。

柳雯槿俏脸冷淡,并未去看徐振,而是将目光紧紧地盯着楚眠,等待着他的答复。楚眠根本不鸟她,起身就往徐振的身边走,一边走一边笑道:“有劳师兄了。”

“我在与你讲话。”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楚眠身形一顿,随即头也不回地嗤笑一声,“徐师兄也再与你讲话。”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愿意搭理别人,我也不愿意搭理你,大家半斤八两,大哥别说二哥,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这不就挺好?

干嘛非得说出来,让大家都尴尬?

黄珊儿那双大眼珠子眨啊眨的,就算脑回路再清奇,也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了,“你们一个个的,表情为什么如此奇怪……”

缺心眼儿的人,就没有价值了吗?并非如此。就像现在这般,尴尬的气氛,总需要一个缺心眼儿的负责打破,而黄珊儿便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自她开口后,紧张的气氛瞬间消散,徐振振作精神,冲着黄珊儿道:“呵呵,珊儿师妹,无事的。”

说完又看向另外的两人,最终对着楚眠感激地点了点头,劝道:“我们此行只有四人,应当互相帮衬才是,莫要争吵了。”

楚眠走了过去,眼中流露着心疼之色,满是诚恳的道:“师兄,不是我说你,你这样真的不好。你就是太善良、太单纯了,让别人失去了对你的敬畏之心。”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义正言辞,让徐振都懵了那么一瞬:‘我竟然没发现,自己身上还有如此优秀的特质?’

直接给他整的不自信了都。

“真……真的?”

“比真金还真!”

看着只凭借三两句话,几乎就狼狈为奸的两人,柳雯槿冷笑一声,“无耻。”

对于这个评价,徐振面现尴尬,楚眠却全当对方在放屁,理都不理。

珍爱生命,远离女人。

顺利的与徐振搭上了线,楚眠倒也不是无脑舔,主要是此行之中,就只有他们两个男人,若是因为柳雯槿的原因,导致徐振给自己穿小鞋,那不是凭空恶心自己吗!

再加上楚眠对于女人,尤其是麻烦的女人,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因此选择跟徐振亲近,也是理所应当的一件事情。

一个愿意学,一个乐意教,两人热情交流的模样,还别说,真就有了那么几分狐朋狗友的错觉。

这对于楚眠来说,也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事情,毕竟早就有经验了啊,无论是倪奉天抑或是叶不凡,他们都能为楚眠证明。

啊,这该死的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