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出发前的预兆:没憋好屁的宗主大人

楚眠很想劝解莫苍生,这辈子这么苦,别太拼,万一把自己给拼没了,下辈子更苦怎么办?

可他不能说,怕挨不必要的打。

无论如何,唯有实力才是拥有话语权的基础,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难得安静下来的楚眠,将全副心思都用在了修炼一途。

期间有传功阁的弟子前来,为他带来了浩然宗的入门功法《正一功》,用来替代他所‘修炼’的《子母阴神经》,楚眠道谢后,将自身气息渐渐转变,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正道修士。

生,是正道的人;死,是正道的死人。

至于有没有混迹魔道的想法?

不能够!

正道的这群伪君子就如此难伺候了,若是去了魔道的话,还不知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时间如流水,日月如梭子蟹,数天时间转眼便嘎嘣嘎嘣的过去了,这一日,楚眠正烧烤着从湖里钓出的肥鱼,阵阵香气飘散间,馋的那一对儿野狗直流哈喇子。

一只体型巨大的老龟懒洋洋地趴在他的身边,不明真相的还以为是谁家养的宠物,而从对方那屌屌的眼神之中,楚眠总感觉,这逼绝对是把自己当成了它的宠物。

‘陈年王八炖的汤,应该很补吧……’

楚眠暗中吞咽着唾沫,忍不住就想架起大锅,整一个‘铁锅炖活王八’。

“百花殿殿主亲传大弟子,柳雯槿,拜访药柳谷。”

正当楚眠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清越的声音自谷中回荡,楚眠微微一怔,心道这娘们儿怎么又来了?

身为百花殿亲传大弟子的格调呢?天天往这里跑,这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传出去自己的声誉还要不要了!

可楚眠还不能阻止对方,因为此次必然是有事情相商。

但,就不能换个人吗?

楚眠无奈,请对方进了药柳谷之后,便不再理会,安心烤着自己的鱼。

外焦里嫩中,那一缕缕的芳香钻入鼻孔中,着实令人胃口大开。

“引气境的修仙者,岂能只享口腹之欲?”

柳雯槿出现的时候,老龟已经不知何时回到了湖中,似乎并不想被外人发现。

清风徐徐,杨柳微低,枝叶婆娑作响,一男一女,一坐一立,暖阳西斜中,将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从远处看去,宛若一幅娟秀之极的水墨画。

楚眠抓了一小撮调味料撒在鱼身上,伴随着‘滋啦!’一声,香气瞬间爆开,向着四周弥漫。

柳雯槿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大抵在她的心中认为,没有什么比‘无视’更加令人气恼的事情了。

楚眠却依旧我行我素,满意地看着被穿在木枝上的鱼,微微仰头,将鱼递向对方,脸上满是纯净的笑容,“呐!吃吗?”

修仙者没有口腹之欲?净扯淡!有美酒佳肴的吃着,谁乐意整日里餐风饮露啊!真当自己是无欲无求的神仙中人了吗?

味蕾被香气勾动,津液自口腔中弥漫,柳雯槿的面色瞬间冰寒,侧过头去,声音冰凉的没有丝毫温度,“你,这是在羞辱我?”

楚眠实在不清楚,对方的脑瓜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想了想,说了一句对方听不懂的话,“你经常配钥匙吗?”

说完,也不解释,麻溜儿的将鱼收回,张嘴就要咬下去。

“等等。”

楚眠停止动作,疑惑地眨眨眼,不明白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还不让人吃饭了咋地?

“你……”

柳雯槿迟疑着,美眸挣扎,朱唇轻启,“我……”

“你,我?”

楚眠防贼似的盯着她,“你想干嘛?”

这神态,这表情,落在柳雯槿眼中,顿时叫她银牙微咬。这人,好贱啊!

自小到大被捧在掌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她,从来都是别人眼中的焦点,何曾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越想越气,纤手翻转间,向着树枝一引,楚眠还未来得及反应,那条烤的酥酥软软的肥鱼,便来到了柳雯槿的手中。

“我……就吃一点点。”

……

不足半刻钟,望着只剩鱼头鱼骨的树枝,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楚眠:“???”

柳雯槿:“……”

沉默,是今日的湖边。

两坨嫣红,悄然绽放在柳雯槿的腮边,十七八岁的少女,宛若从画中走出的仙子……个蛋啊!

“烤的不错,若是少撒一些盐粒,味道应当会更加鲜美。”

看着兀自装作淡定的少女,楚眠顿时不乐意了。

吃我的,喝我的,最后还拍拍屁股冲着我放了个臭不可闻的屁!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了!

挺好的个姑娘,长了张嘴不说,还特么的抹上了开塞露!

就过分!

“不好吃你还吃?你倒是给我留点啊!”

我还一口没吃呢啊!

“男女授受不亲。”

楚眠闻言顿时给她气笑了,“你这一张嘴咬下去,现在跟我授受不亲了?”

“是你让我吃的,”

柳雯槿那大大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楚眠,那意思仿佛在问:怪我咯?

“呵!女人!”

尽是些麻烦的生物!

楚眠尽力让自己保持微笑,从桶中又取来一条鱼,穿在树枝上,放在火上烤了起来。

“少放些盐粒。”

楚眠手掌一顿,随即恢复正常,微笑着吐出一个字:“滚。”

……

一个时辰后,浩然宗主峰,崇峰殿外的连廊之上,莫苍天负手而立,目光悠悠地望向远方那重峦叠嶂。

在他的身后,有四人垂手而立,楚眠正是其中之一。只不过相较于其余三人肃穆的神色,他的脸色却稍显发黑。

无他,身旁的这个娘们儿,简直太能吃了。得亏生在了一个富裕的家庭,若是生在穷苦人家,怕是迟早要被吃的倾家荡产。

“今次你们前往世俗之中,莫要多生事端。”

“谨遵宗主之命。”

楚眠随着大流回答,心中却泛起了嘀咕,浩然宗最近死了七人,却要派遣四名弟子前往,看似很有道理,实际上却根本都说不通。

但此时此刻,他却选择了闭口不问,因为他知道,哪怕是问了,也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又何必让别人把他当猴子耍呢?

除却柳雯槿之外,此行的另外两人,一个是高高瘦瘦的男子,名为徐振;另一位……却是当日擅闯药柳谷的黄珊儿。

这个配置,怎么看都透露出几分邪性。

尤其是在见到莫苍天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后,楚眠心中更是确定了:老王八一准儿没憋好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