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明明挺漂亮的姑娘,偏偏长了一张破嘴!

加入浩然宗之后,三年的时间见过的人都不超过一掌之数,未曾想在最近这几天里,直接破了记录。

饶有兴致的盯着面前的女子,气息宛若水墨铺就,恬静、淡然;黛眉宛若执笔细描,隐去几分英气,平添三两妩媚;玉面若凝脂白玉,抹上几分桃花滟滟;一双秋波入眼眸,夜中繁星映月华;琼鼻朱唇点缀,又增几两风情。

一袭翠绿纱裙,身形如柳,恰如其分。

一见倾人,再见倾心,所有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再也没了光彩。

楚眠剔了剔牙,一侧的眉毛挑起,道心稳如老狗。

“原来是柳师姐,久仰大名。”

柳雯槿抬眸,仿佛并未看到楚眠那失礼的举动,只是循着话题淡声道:“有多久。”

声线轻柔,语气平仄,哪怕是反问,也似是理所当然。

瞧瞧,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听不懂商业吹捧吗?!

一瞬间,楚眠脑瓜子嗡嗡的,嘴上却是不慢,仰头假意思索,“恩……数息?”

这几年的时间中,他一直在挣扎求存,哪里会打听这种无聊的事情?谁有名,谁没有名,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呐。

不过,既然人家姑娘如此耿直,他自然也不好意思虚与委蛇,就实话实说呗,还怕了对方怎么的?

闻听此言,柳雯槿也不着恼,就只是用那双平静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楚眠。

楚眠同样微笑以对,眼神澄澈如水,丝毫不让。

良久,柳雯槿缓缓颔首,轻声道:“你的眼睛,很干净。”

楚眠:“???”

穿越以来,他第一次因为交谈而懵逼。这是怎么个情况?话题转变的让他措不及防啊……

“我知道,谢谢。”

“无需客气。”

楚眠知道,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身为节奏大师,岂能将主导权让给他人,说出去让人笑话。

“不知师姐前来药柳谷,有何指教?”

若是找茬,那不欢迎。若是闲谈,没那兴致。

世间美丽女子何其多,最终也不过是红粉骷髅,哪有寻仙求道问长生来的逍遥自在?

“听闻师弟接管百花谷,不知何时开始炼丹?”

恩?

这是质问吗?可听着对方的语气,却丝毫没有质问的情绪,有的只是单纯的疑惑?

“两年之内,必然炼制成功。”

这话是当初对宗主莫苍天保证过的,无论面对谁的询问,都不会有所改变。两年的时间,哪怕无法将丹药炼制成功,可也足够他猥琐发育了。

“如此……”

柳雯槿眼中划过一抹失望之色,颔首道:“那便罢了。”

“恭送师姐。”

呵!以退为进?循循善诱?故作姿态?姜老头钓鱼?

可别整这些乱七八糟的花活儿!都是哥玩剩下的,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

楚眠好奇吗?

好奇。

他会问吗?

想都别想!

“你这人,倒是有趣。”

柳雯槿的目光中,第一次地流露出一抹好奇。以往她所见到的那些男人,无一不对她百般殷勤,这让她心中极为不快,为了赶走那群苍蝇,‘毒舌’的技能,便是在长久以来锻炼而出。如今哪怕只是寻常交谈,却都已经改不掉这个缺点了。

而楚眠不一样,初次遇见她,眼中却没有半分杂念,她甚至从楚眠的眼中读出了几分……厌恶?

“不要对一个男人生出好奇心,否则你将万劫不复。”

楚眠见她还想继续闲扯淡,顿时就不乐意了,发出了郑重警告。

他确实对女人没有兴趣,但这是基于有着前世记忆的缘故。上辈子身为钢铁王老五的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这辈子的他,只想做一个合格的修仙者。至于其他的一切,早就看淡了。

而楚眠这番话倒也不是单纯的装逼,因为他确信,当一个美丽的女人,对一位英俊的男人产生好奇心之后,会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

“万劫不复……”

柳雯槿流露着思索的神色,随即受教般的点头,“你长的,不符合我的审美。”

咔嚓——

楚眠仿佛听到了心脏被捅碎的声音,挺漂亮的一个女人,怎么就长了这么一张破嘴?

“感谢师姐不喜之恩,稍后便为师姐立下长生牌位,日夜供奉。”

他这时候当然不能回一句‘你也不是我的菜’,这样一来分明就有些气急败坏、落入下风了。

“我非你恩人,无需多礼。”

楚眠正色回道:“能得师姐不喜,恩同再造。”

“……”

柳雯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瞪我?显得你眼大怎么的!话说你什么时候走啊,别耽误我修炼好吗!

“师姐还有何事?我突然心有所感,要闭关修行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赶人了,柳雯槿混不在意,仿佛没听明白楚眠如此直白的言语,只是道:“闭关修行,近期怕是没有时间。”

这是,在威胁?

楚眠微笑回应,“此事不劳师姐费心。”

“楚师弟误会了,近半年以来,浩然宗弟子阵亡七人,宗门虽无过错,却也需要门中弟子前往俗世之中,通知阵亡者家属,而你便是其中之一。”

楚眠:“???”

去叶不凡的家里?虽然已经决意要去,但并非是现在,更不是以此种方式。

“师弟我还需闭关炼丹,以求尽快为宗门出力,此事怕是无法应下。”

“打伤了叶恒,又与崔玉等弟子结怨,宗主虽然已经惩治,你却以为,事情会如此简单地揭过?”

楚眠心神一凛,他怎么说等来等去,正主儿没等到,却等来了柳雯槿,原来如此。

这个仇,却是结下了。而柳雯槿,这是隐晦地提醒自己,出去避避风头?

“这是师姐的意思,还是林长老的意思?”

柳雯槿目中划过一抹赞赏,随即平静地看着楚眠,淡声道:“这是我爹的意思。”

你爹?

又是哪一个?

不等楚眠询问,柳雯槿淡然开口,道:“家父莫苍天。”

好家伙!楚眠直接好家伙!

你爹姓莫,你姓柳,你又拜师林雨柔……

家庭成分这么复杂的吗?

厉害了我的小老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