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炮灰?我们都是专业的!

什么,什么很高兴,什么很不喜欢。

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听引气境一阶的修士在我面前装逼?

“你他娘的找死!”

不要以为修仙者都是餐风饮露宛若谪仙降世,他们也是人,也会有喜怒哀乐,惹急了眼也会骂娘,这一点在修为低微的修仙者身上尤为明显。

大道?

大道哪有骂人痛快!

反应过来的叶恒炸了,怒发冲冠间,并指一饮,顿时从储物锦囊中划出一抹惊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楚眠胸口。

“别……”

“师兄!”

“叶……”

一旁三人大惊失色,如果只是恼怒之下切磋的话,他们还不会如此失态,但以现在的状况看来,叶恒这是冲着夺命去的啊!

可他们与楚眠之间的距离太近了,叶恒也同样如此。哪怕楚眠拍完了他的脸,向后退了一步,可这点距离也不过是眨眼就到。

想要出手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引气境一阶,如何打得过引气境二阶?而且还是在叶恒有飞剑的前提下!

眼见着楚眠就要身死剑下,而在接下来的一刻,他们见证了奇迹……哦不,或者说是,惊吓乃至于惊悚的事情!

楚眠,单手抓住了,叶恒的……飞剑!

然后在众人反应不及之下,紧握着不断颤鸣的剑柄,反手刺入对方的腹部,鲜血宛若坏了的水龙头般,从中飚射而出,溅在楚眠的前身,而他却仍旧挂着恰到好处的笑意,松开手后,捡了几片树叶擦拭着手掌,温声道:“下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腹部被捅了一剑,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就要准备开席了。可对于引气境的修仙者来说,这也不过是比较严重的伤势,好好修养一番,还是可以痊愈的。

“你……”

叶恒不敢置信的看着楚眠,可刚刚与对方的视线交汇,看到楚眠那似笑非笑的神态之后,没来由的涌现出一阵寒意。

这人,真的敢杀他!

其他三人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短短的一瞬之间,攻守易势,而楚眠的表情从头至尾都没有任何变化。

没有愤怒,没有嘶吼,更没有质问,有的,就只是笑。

可是他的笑容看在四人的眼中,却并不温暖,反而将他衬托的愈发狠厉。

哪怕他们当中有三人都是引气境的修为,哪怕他们也曾经历过斗法,但若论以命相搏,他们还差得很远。

切磋斗法,不是这个流程的啊!

难道不是操纵着飞剑‘啾啾啾’,亦或是以术法神通‘轰轰轰’的比斗吗?

树叶擦拭手掌,确实不舒服。楚眠想了想,将树叶丢掉,又在叶恒的身上抹了抹。当他做这些动作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轻举妄动。

无他,楚眠确实是太邪性了一些。

“你就不怕,师门怪罪吗?”

楚眠闻言微微一怔,狭长的眸子看向说话的黄珊儿,随即猛地拍了拍脑袋,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连连道歉,“对不住对不住,忘记说了,我这人比较怕打嘴仗,一直开启着影珠呢。”

说着,从袖中摸索出一枚珠子,冲着众人示意了一番,接着麻溜地又收了回去。

虽然拿出来的时间很短,但众人都是看清楚了,那确实是影珠。

状圆,色黑,有白光萦绕,开启可留影。

就跟摄像机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摄影机的目标太明显,但影珠却可以放进衣衫的任意一个位置。但凡开启,尽可将周边影像留存,非大能者不可查。

有了这个东西,自然就可以证明,此事并非楚眠引起,而是叶恒主动挑衅,楚眠只不过自卫反击罢了。

这影珠还是楚眠在收拾倪奉天遗物的时候找到的,话说回来,这个师父哪哪儿都不好,但是留下的一些小玩意儿,还是挺有意思的,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再不管他,就要死了。”

楚眠指了指叶恒,虽然对方已经进了他的黑名单,但在这个时候,对方还不能死。最起码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能死在自己手里。

而当他这么说了,那三人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查看叶恒的伤势。

叶恒:你们特么到现在才想到我?!

血都快流干了啊!

剧烈的疼痛侵袭着他的神经,而此刻的他,态度却与之前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如果说先前的他是一头愤怒狮子的话,那么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只柔弱的小绵羊。

咩咩咩?

人家这么可爱,又这么单纯,为什么要欺负人家?

“楚眠师……兄,我们此次前来药柳谷,只是看着此地环境清幽,特意前来游览一番,并无意冒犯,可你为何却如此咄咄逼人?”

崔玉的眼中流露出几分怒意,但大多却被惊惧所替代。刚才那一瞬间,楚眠的动作着实是太快了,只是平凡无奇的一引一收,在她的视线中,却化作了一道几乎看不清的残影。

这真的只是引气境一阶的修为吗?要知道,叶师弟可是引气境二阶啊!

而经过此次的争斗,楚眠却是清晰地了解到,传说中的越级而战,都是扯淡!同为引气境,对方是实打实的二阶,自己则是虚假的一阶,这每一阶的压制力,根本就不是小宇宙爆发能够抵消的。

至于越级强杀?

趁着天早,洗洗睡吧。

若当初的倪奉天魂魄逃回自己身体,哪怕已经到了气血衰败的境地,引动天地灵力之下,自己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

阶层的压制力,确实是不可逾越的一道鸿沟。

听到崔玉的质问,楚眠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暗道这姑娘可以的,颠倒黑白的能力,着实有些火候。

反正不管有理没理,先把脏水泼到你身上再说。帮亲不帮理吗,理解。

不过,先前你们不是都很勇敢的,张口闭口就是‘师弟’,怎得到了如今就变成师兄了?

楚眠也不欲理会这些,闻言转身就走,“既如此,也只好将影珠交与宗主,求宗主做主了。”

“不要!”

崔玉想到师父所说的那些话,顿时慌乱起来。

自诩见过世面的她,在面对如同魔王般的楚眠的时候,终于低下了傲娇的脑袋瓜。

而冥冥之中有所悟的她,恍然间发觉,自己竟是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