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被打脸了怎么办?那就再抽回去呀!

“痰盂儿就痰盂儿吧,我等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大好青年,岂能以外表长相辨人识物呢?格局,格局得打开呀!”

楚眠的脸上再次流露出笑容,‘唰’的一下打开属性栏,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彩。

……

【姓名:楚眠】

【境界:引气境56739/64000(七阶)】

【功法:《五行功》482/1000一层(入门)】

【神通:《龟息术370/1000(入门)》、《大日凝魂咒212/1000(入门)》、《矢神刺110/1000(入门)》、《镇狱》9/100(未入门)、《丹阳印》0/100(未入门)】

……

经验是零蛋不可怕,谁不会炼丹谁尴尬。

原本悬空着的心,终于在经历了两天的煎熬过后,给他放回了肚子里。按照原本的计划,如果他无法领悟炼丹术的话,那么在两年内必然要进入凝脉境,才能重新确立地位。若是不成,怕是如今那些人有多眼红,到时候就会对他多么阴。

阴损的手段,跟使用者是不是正道有什么关系?

楚眠从来不相信,正道里的都是好人,就像他从来都不相信,魔道里竟然会有白莲花般单纯的人一样。

什么?魔教也有好人?

啊对对对!

“接下来,就是循序渐进修炼的时候了。”

出了炼丹房,楚眠呻吟着伸了个懒腰,“药柳谷中几乎不会有人前来,灵气密度虽说比不上主峰,但对我来说也已经足够。环境优美,风景秀丽,渺无人烟,啊!人生能够寻到一处如此美妙的位置,当真想吟诗一首……”

“嘻嘻……师兄!师兄你快看啊,这里的湖水,真的好美啊!”

“师妹,你们小心一些,听闻药柳谷邪性的很,虽说那倪谷主已死,但万事还需谨慎才是。”

此时,另一个男子的声音隐约传来,善意的取笑道:“师兄为何如此胆怯?我等四人联手,哪怕是那倪奉天死而复生,也能够一战!何须惧怕?”

“师弟你有所不知……”

……

楚眠:“???”

他仿佛听到了一阵响亮的耳光甩在了自己的脸上,刚刚说了没人打搅,紧接着就有人前来,故意打脸来了不是?

楚眠想了想,维持着引气境一阶的修为,大踏步向着湖边走去。

随着欢声笑语愈发临近,转过林荫小路,楚眠就看到了一行四人正在湖边漫步。男子丰神俊朗,身形挺拔如松,女子也是娇俏明媚,一颦一笑间,宛若翠鸟百灵。

奸夫淫妇,一群狗男女!我呸!

楚眠的出现,打断了正纵情欢笑的四人,所有的视线都聚拢在他的身上,气氛突然变得尴尬。

“你是……”

其中一名少女好奇地看着楚眠,俏皮地歪着脑袋,让楚眠恨不得给她正过来。

楚眠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微笑着说了一句貌似不着边的话,“这里,是药柳谷。”

少女眨巴眨巴眼,迟疑地问道:“所……以?”

深吸口气,越过了这个智障,将视线转向为首的那名男子,开口道:“诸位不请自来,有何指教?”

他身上的秘密太过重要,确实不想跟太多人有牵扯。按照他的想法,一辈子都不跟浩然宗的弟子有来往才好。

刚刚解决了生死危机,原本想着能够安静一段时间,用来提升巩固修为,却未曾想,骤然出现的这四个狗男女,打乱了他的节奏。

是的,在楚眠看来,求仙问道难道就不香吗?将有限的时间用作没有意义的谈情说爱上,怎么就这么上瘾呢?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影响自己修炼的速度。

“这位师弟,想必便是药柳谷楚眠?”

楚眠疑惑地看着这人,有病吧?

刚刚自己所说的那句话,态度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啊!这里是药柳谷啊,你们无缘无故擅闯此地,不做自我介绍也就算了,先发制人的询问我的跟脚,你们礼貌吗?

另外一位长裙女子似乎看出了其中的缘由,莲步轻移,抿嘴笑道:“这位师弟,我名崔玉,这是我的小师妹黄珊儿。”

说到这里,她又虚伸玉臂,介绍为首那名男子,“这位是黄宗浩师兄。”

“我是叶恒。”

未等崔玉继续,叶恒踏出一步,冲着楚眠抱拳行礼,眼中流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你就是楚眠?”

很明显的反问句,温润的语气之中,却透着几分挑衅。

崔玉眉头一皱,正要打圆场,却见楚眠微微一笑,虽然年纪小了一些,但那股子书生气质,却是完全碾压叶恒。

看着对方四人,楚眠心神电转,对方是无意间踏入了药柳谷,还是背后有人示意,让他们前来探口风的?

于情于理,依照这几人的说话方式去看,压根儿没把自己放在眼中,因此,楚眠无限偏向于后者的猜测。

若是如此,那么今日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认怂。要不然的话,今后随随便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进入药柳谷,宗主许下的诺言,就会成为一句狗屁。

到时候用不了两年时间,他就会灰溜溜地被赶出药柳谷。

今时今日已经与当时的状况并不一样,当时为了安抚好叶不凡,让他安安分分的为自己挡枪,他可是费尽了心思装怂,不断地将其架在火上烤,那也是为了给自己创造发育的机会。

如今同样需要时间,可上面没了倪奉天镇守,那他就不能延续上一种方式了,否则那是为自己招揽祸根。

不管是‘怂’还是‘莽’,对于楚眠来说,都不过是方法工具,哪个好用,自然就用哪一个。

于是,楚眠挂着暖笑,眼睛紧紧盯着叶恒,迈着不疾不徐的步子向对方走去。

气氛愈发的紧张,而楚眠脸上的笑意,也愈发的和善。

“这里是药柳谷。你能自我介绍,本谷主很高兴;但你刚才说话的语气,本谷主不喜欢。”

叶恒懵了一瞬,随即脸色通红,不是羞的,而是气的!

岂有此理!区区引气境一阶,也敢跟引气境二阶争辉吗?!

“你……”

楚眠抬起手掌,轻轻扒拉开对方的手指头,然后在对方那张脸上拍了拍,语气和善的说了一个字,“滚。”

一字落下,万籁俱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