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妹妹你跟着流程走,哥哥我心里抖三抖

刚见你的时候,觉得你是那种对于什么都不在乎的人,现在才过去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就柯南附体了?

莫名有点心慌怎么办?

杀人灭口?花钱消灾?还是……跪地求饶?

短短的一瞬间,楚眠念头百转,最终却只得暗自叹息一声,还是得稳住啊……别管其他人,反正自己的人设不能崩……

丹极堂中一片昏暗,哪怕经过了多半日的挥发,依旧有淡淡的血腥气息萦绕,三人先后进入房间,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这血腥味……”

郑万达与林雨柔对视一眼,表情凝重地互换眼色:“确实发生意外了!”

楚眠:“这刻意留下的血腥气味,不会让他们顺藤摸瓜的找到自己身上吧?”

想到这里,楚眠再次进行推算,检讨自我。可检讨来检讨去,发现这个流程真的没毛病,于是这才渐渐地安下心来。

优势在我,这波还是比较稳的!

于是,楚眠就开始配合演出。

“林长老!我师父与师弟,他们该不会是遭遇不测了吧!”

他的眼眶瞬间红肿,其中更有莹光闪烁,那悲切的表情、急切的语气,让在场的两人尽皆失言。

“咳!师侄啊,莫要惊慌,容我与林长老探查一二。”

这不就安慰上了?

郑万达话音刚落,林雨柔就再次皱起了眉头,那双莹润的眸光精准地转向了一旁。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楚眠内心一喜:啊对对对!就是这里,不要怀疑,勇敢地前进吧!

丹极堂的角落,破碎的书架凌乱地散落在地上,而其中唯有一处摆放花瓶的位置,依然坚挺地伫立在原地,显得无比突兀。

林雨柔走上前去,伸手抚摸着花瓶,随即用力一转……

“咔嚓——”

清脆的机廓声传入三人的耳中,侧旁的两块地板向着侧方滑开,一条光影交错的暗道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

郑万达疑惑地看向林雨柔,“丹极堂中怎么会有暗道?”

林雨柔反问道:“你问我?”

那语气仿佛是在问:你是不是脑子不正常?

郑万达无言以对,悻悻地走入了暗道。而在楚眠看来,对方如此举动,更像是一种逃避尴尬的方式。

而在进入暗道之前,郑万达用满含深意的目光隐晦地瞥了楚眠一眼,楚眠秒懂,将视线移开。对于两人之间的对话,表示没有听见也没有看见。

大佬之间的嘲讽,那能叫嘲讽吗?分明就是爱的鞭策啊!

火炬挂在两侧的墙壁上,不时地‘噼啪’作响,让静谧的通道显得愈发幽深,仿佛择人而噬的巨口,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他们倒也不会因此而被吓到,但进来之后,那浓烈刺鼻的血腥味道,还是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气氛逐渐凝重,当郑万达当先开启了暗道尽头那道门之后,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只见倪奉天与叶不凡几乎紧挨着躺在一起,鲜血自叶不凡的脖颈间沁出,汩汩地流淌了满地。

尸斑早已出现在没了呼吸的两人身上,狰狞而又恐怖,一阵凉风沿着暗道吹入,掀起了三人的衣角。

“不好!”

郑万达大吼一声,也不顾弥漫了满地的鲜血,闪身来到了倪奉天身旁,眉头几乎皱成了一个‘川’字。

“死了。”

他的声音在密室之中回响,沉重的宛若闷雷。

“师父——!!!”

苍凉悲切而又凄厉的哀嚎声响起,眼泪瞬间飚射而出,楚眠‘噗通!’一声,瘫跪在了地上,脸色苍白如纸,一边哭着,一边疯狂地向着倪奉天身死的位置跪爬而去!

“师父,师父……不,不会的,这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师父你若在天有灵,看到弟子这么孝的话,想必也会含孝九泉的吧。弟子能为您做到这个程度,您也必须感到欣慰了!

劝师父你不要不识抬举……

“师父啊!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师弟!对!师弟!”

楚眠几乎没有了主心骨般的挪到叶不凡身旁,探出青筋毕露的双手,猛地扯住了对方的衣领,微一用力就给人上半身提了起来,“叶!不!凡!是不是因为你?!说话!你说话啊!”

“砰!”

被楚眠用力摇晃着,叶不凡手中的短刃掉落在地上,溅起三两血花,凄艳而又血腥。而他的脑袋前后左右的甩动间,那早已失去神采的双眼不时地与楚眠对视,微微开阖的嘴巴如果还能说话的话,必然会痛心疾首的问候一声:楚老狗,你特么还是个人?!

“师侄,你莫要失了分寸,你的师弟,已经死了……”

郑万达不忍看到如此惨烈的场面,走到楚眠身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孩子,人死不能复生,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找到罪魁祸首才是最重要的。”

罪魁祸首就是我,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楚眠依旧撕心裂肺地哭着,直到林雨柔呵斥一声,“吵死了!闭嘴!”

被暴躁老姐妹儿骂的吓了一跳的楚眠,这才哼哼唧唧地不再哭喊。见状,郑万达也长松了口气,虽然很感动他们师徒之间的情深义重,但刚才的哭声,真的很吵啊……

“倪奉天修炼了邪功。”

血水蔓延在干净的小白鞋上,浸湿成红白之色,而林雨柔却丝毫不在乎,眼中无所谓的神色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满是严肃,抬头看向郑万达,轻声道:“如果我没有检查错误的话,应当是……”

说到这里,她的眸光倏然间盯上了楚眠,一字一顿道:“夺舍的邪功。”

楚眠:“……”

我知道,你别这么看我,浑身怪不自在的。

“什么?倪奉天怎么会修炼邪功?!”

就跟个捧哏的一样,郑万达恰到好处的表达出了‘震惊’、‘不敢置信’以及‘你莫不是在开玩笑’?

“让开。”

林雨柔没有回答,反而摆手让碍眼的两人起开。而慑于她那强大的气场,楚眠在起来的时候,自然不能带着叶不凡一同起身,双手下意识地松开,叶不凡再次摔在了地上。

明明是跟着计划中的流程走的,可林雨柔的表现,就总是让楚眠感到有些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