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我辣么一大坨灵气去哪儿了?!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师弟开始对自己有意见的?

回忆起这半年来的相处时光,楚眠发现,对方好似从一开始,就对自己有着很深的成见。

每次午夜梦回,楚眠的脑子里经常会蹦出同一个疑问,“上山之前,我是杀了他爹娘,还是抢了他的老婆?”

然后,就是非常确定的否认,“没有,不可能。”

前身的记忆极为匮乏,从小生活在家境优渥的环境中,而且还是家中庶子,无需承担家族责任,每日便是读书玩耍,直到十四岁的那年,才被途经此地的师父收入门下,成为了浩然宗药柳谷的唯一弟子。

纵观人生前十四年的轨迹,楚眠始终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过对方,要被如此针对。

什么‘等我修炼有成,必将你踩在脚下!’、亦或是‘你也不过比我早入门两年多,有什么资格教育我?’、再或者‘楚眠,你是想死吗!’之类的言语,楚眠经常就被搞的满脸问号,“有病吧?”

这不是中二,这是挑衅。

于是,楚眠便愈发的纵容他,愈发的尊重他,把他的位置架的高高的,然后将自己彻底隐藏。

能够安稳地发育这么多年,不得不说,叶不凡在其中做出了相当卓绝的贡献。

这么好的小师弟,自己怎能忍心,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待在药柳谷,而不去陪伴师父呢?

一种深沉的责任与使命感萦绕在心头,楚眠的步伐愈发坚定,行走间却是悄无声息,来到了蒲团上盘膝而坐的叶不凡面前。

对方应当是处在修炼的关键时刻,浑身上下就像是刚刚泡了桑拿一样,冒着大量的水蒸气。

要是不找个小妹儿在一旁搓澡,都觉得对不住这种场景了……

楚眠低头看着对方,挣扎的神色在眼中一晃而逝,双腿微曲,蹲在了对方的面前,仔仔细细地盯着对方的面容。

十六岁的年纪,大红唇、白皮肤,眼皮下垂,盖住了那双眼睛。楚眠有的时候甚至都在想,长的这么磕碜的人,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这么勇敢的?

毕竟尊师重道不只是华夏的传统啊,也是这个世界的传统啊……哦不对,如果这么说的话,也许就说得通了?

尊师重道嘛,师父喜欢的,徒弟必须得喜欢;师父厌恶的,徒弟也必须得厌恶。

是这个原因吗?

楚眠甚至都在想着,如果当真是这个原因的话……那要不然就给对方一个痛快的?

他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也从来没有标榜过自己是什么好人。

这世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连亲师父都能坑害徒弟的世界,还指望着它有多么美好,强行洗白吗?

又不是被洗脑的无可救药的孩子了,早就脱离了这种低级感动了啊。

“师弟,师弟?”

别问,问就是确实这么贱。

已经确定了对方的实力不如自己,被恶心了这么多年,怎么着还不能嘴炮一番了?

什么?

干倪奉天的时候也没嘴炮?

高级的猎人从来都是以猎物的身份出现啊!而且对于这件事情,楚眠心里也一直没底,当然不敢在那时候多哔哔了。反派死于话多,正派……咳咳,不正不邪的派,就不会死于话多了?

天真!

不过……

想到这里,楚眠又有些反应过来了,好像画本里那些死去的人,无论正派反派,或者是夹在中间的那一派,都是觉得这波在我,所以才死的啊!

那要不就算了?

不得不说,楚眠是一个非常遵循自身想法的人,或者说,他绝对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想到这里,他的掌心猛然间爆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芒,强行将灵气聚集于掌心,径直拍向了对方的胸口!

修炼到了重要关口的叶不凡,刚刚准备突破新境界,却突然感受到天地灵气飞速消散,突破的感觉瞬间就没了……

没了啊!

啊?

我灵气呢?

我刚刚还感受到的,辣么大的量、十足充沛的灵气呢?

去哪儿了?!

突破受阻,叶不凡顿时从修炼中惊醒!

然而他刚刚睁开眼,就见一个巴掌从自己眼中飞速变大,然后又飞速消失在胸口位置!

“砰!”

“咳!!!”

一口逆血喷出,叶不凡重重地撞在身后的墙壁上,整个身体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滑落在了地上。

而直到他跌落在地之后,才看清了,袭击他的人究竟是谁!

楚眠!

你不讲武德!

“敢偷袭于我,难道就不怕师父怪罪于你吗?!”

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的叶不凡狰狞怒吼,那张香肠嘴愈发的肿胀了。

楚眠闻言却并没有动怒,依然带着大反派所独有的温和笑容,凌厉地拍出一掌!

拍出手掌的那一刻,周围的空间似乎都凝滞了一瞬,灵气疯狂凝聚,向着他的手掌凝聚而去!

“轰!”

被阵法所加固的墙壁发出轰隆震响,粉尘簌簌飘落间,只不过是蜕凡境的叶不凡,再次承受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恩,就快被打死了。

“你的实力……为什么,为什么会……”

“啪!”

一巴掌甩在叶不凡的脸上,楚眠揪住了对方的衣领,微笑道:“因为,你一直都是个蠢弟弟啊……”

说着,楚眠直接将对方提了起来,向着闭关室的门外走去,“安心就是,稍后就送你去见师父,其实一点都不痛苦的。”

说到这里,楚眠还贴心的加了一句,“你是没见,师父在临走之前,可安详了。”

临走?

安详?

每一个词单独说的话,都不会被误解,但如今被摆在了一起,可就由不得叶不凡不浮想联翩了啊……

“你把师父怎么样了?!”

被揪着衣领,无论如何反抗都没办法挣脱的叶不凡厉声狂吼,“难道你就不怕被浩然宗清算吗!”

“没关系的,你与师父师徒情深,只要把你们两个摆在一起,然后再处理一下现场,基本上就能圆过去了。”

一边拖着叶不凡行走,楚眠头也不回的感叹道:“你与师父,师徒情深啊……”

叶不凡:“???”

‘师徒情深’,还能用在这里?学到了学到……啊呸!我学尼玛啊!放开我!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