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为师笑你太天真!

“……”

看着气势非凡的楚眠,倪奉天确实是懵了那么一瞬,但紧随而来的,却是一阵猖狂大笑,“哈哈哈哈哈!好!好啊!当真是绝世之资!”

不顾嘴角溢出的鲜血,倪奉天从地上爬起,眼神炽热地盯着楚眠,抚掌赞叹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为师原本是想着废物利用,把你炼制成傀儡,却未曾想,你竟是给了为师如此大的惊喜!”

他一步步地走向楚眠,宛若欣赏着绝世宝藏,痴迷的样子令人不忍直视,“既然你已经成为了修仙者,那么,为师又何苦去等待叶不凡那个蠢货突破?哈哈哈哈!”

“我们同为引气境,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哦?”

倪奉天笑声缓缓收敛,周身弥漫起丝丝血红的气息,不屑道:“你当真以为,跨入了引气境之后,便能与为师作对了?可不要忘记了,你所修炼的功法,还是为师传授与你的。”

“我早已将《神木经》融会贯通,单凭手段,你一个气血衰败的老不死,如何与我对抗!”

楚眠的一番话,再次引起了倪奉天的大笑,这让楚眠觉得非常没有面子,冷着脸呵斥道:“你笑什么!”

“为师笑你太天真,纵然心性无双,却还是嫩了一些。《神木经》?别天真了,你修炼的根本就不是这个功法,而是……《子母阴神经》啊呵呵呵!”

“什么?!”

楚眠大惊失色,‘蹬蹬蹬’向后连退好几步,不敢置信的指着倪奉天,厉声道:“你竟然当真如此恶毒!枉我一直如此尊敬你!”

说着,楚眠转身便跑,没有半分迟疑!

他是真的不知道《子母阴神经》的存在吗?并不是,如今这么做,说的好听点是演戏,说的难听点,那就是钓鱼……

毕竟他先前所观想的功法,大多都是针对于灵魂方面的,物理攻击并不强横。因此,在察觉到倪奉天已经没了耐心、叶不凡的修炼速度,也已无法为自己提供保护后,特意制定了‘钓鱼策略’。

以‘莽撞’为外在表现形式,在恰当的时机‘暴露’出引气境一阶的入门级实力,通过肢体语言与表情管理相结合的方式,让多疑的倪奉天逐步入套,认为这就是自己最后的底牌。

《矢神刺》已经观想成功,而通过这两天的修炼,也已经储备了足够的后手,无论成与不成,总要搏一搏,也许单车就变了摩托。

如此行事也有着赌的成分,但大部分还是有着对于倪奉天性格的分析。

首先,倪奉天寿元无多,已经出现了焦躁的情绪,人一旦焦躁了,哪怕平日里再如何缜密,也会在思维上出现破绽。

其次,对方虽然生性多疑,但有一个特质分外明显,那就是总觉着所有的事情尽在掌控之中。楚眠如果在平时暴露修为的话,也许倪奉天还会多想两层,但此次的原因却是为了活命。如此一来,不就上下呼应了?

为了活下去,从而主动暴露真实修为,这流程简单是简单了一些,但往往越是简单的事情,就越是隐藏着高深的学问。

大道至简,返璞归真。

倪奉天,

懂了。

楚眠那灵动的身姿腾挪之间,让倪奉天的眼神略微恍惚了一下。一百七十二岁的他就站在这里,深情的目光望过去,满眼都是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三年的培养,无数灵丹妙药的投喂,当他转身奔跑的那一刻,那个曾经天真喊着自己‘师父’、满眼都是濡慕的少年儿郎,他为自己所做的卓越贡献,不会随着灵魂破碎而消逝,只会散发出愈发璀璨的光芒。

“为师,会纪念你的……”

倪奉天喃喃自语间,双脚以奇异姿态迈出,一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来到了楚眠的背后,拍出一掌,将楚眠打飞出去。下一瞬,不等对方落地,便再次闪身而至,将其抓在手心之中。

“呸!”

楚眠张口喷出一道血液,眼中迸发着火光,咬牙看向对方,“你得不到我的灵魂,更得不到我的肉体!”

功法逆行,强行催动之下,他的脸色瞬间潮红,经脉血管尽皆突显而出,几近爆碎!

他要毁了自己的身体,让倪奉天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敢!”

倪奉天着实没有想到,楚眠竟是如此暴烈,若是这具肉身毁掉的话,那还夺舍个蛋!

一道血色光芒闪过,冲入楚眠体内,瞬间封住他的各大经脉,将其体内已经狂躁起来的灵力强行镇压!

“噗!”

楚眠再次喷出一口逆血,周身气息眨眼间便萎靡下来,声音之中还透着几分气急败坏,“你给我放下来!”

却是倪奉天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对着毫无反抗之力的楚眠,来了一个公主抱……

“呵呵呵,法坛早已备好,原本是为你小师弟所用,现如今,却是便宜了你,呵呵。”

楚眠:“???”

这老王八是不是对‘便宜’这个词汇有什么误解?

任凭楚眠如何叫骂,心情大好的倪奉天,脸上始终挂着和煦的微笑,“喊吧,骂吧,你越是反抗,为师便越欢喜。”

将楚眠一路抱回了密室之中,开启了防护阵法后,倪奉天终于卸下了伪装,看向楚眠的眼神中,满含恶意。

“《子母阴神经》,为师修炼的母篇,只要将其催动到极致,便能引发你所修炼的‘子’篇的共鸣,我们之间会架构一道灵力桥梁,到了那时,为师便会入主你的灵台,占据你的身体。”

为了避免发生意外,倪奉天从来没有全力催动过《子母阴神经》,而今次,便是他一举定乾坤的完美时刻!

神仙来了也救不了楚眠!

就是如此自信!

言罢,倪奉天的周身气血之力暴涨,一丝丝黑色气息萦绕在血红光芒之中,将他映衬的宛如恶鬼。

气息引动,《子母阴神经(母)》全力施为,在他的头顶幻化出一道血色桥梁,向着楚眠蔓延而去。

“现在的你,是不是已经感受到了,灵台之中的躁动?呵呵呵,不要怕,当我们两人的桥梁融合如一的时候,便是为师重启修仙路的时刻!”

楚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