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He~Tui!

自己,不会幻化桥梁啊,这可咋整?

《子母阴神经(子)》的功法早就被他给废掉了,往常所演化的气息,也不过是《龟息术》的一点小妙用罢了。

可《龟息术》再怎么厉害,也不能凭空幻化一个桥梁出来。

草率了啊,确实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流程……

血红的光芒将整个房间映亮,呼啸声骤然加急,倪奉天那瘦削的身形不断膨胀、收缩,像是一只癞蛤蟆,眸光湛湛的盯着楚眠。

“为何没办法连接!”

他的声音阴森而诡异,还透着几分惊疑不定,“不可能!”

楚眠再次咳出一口血,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抹迟疑,“也许,是功法出毛病了?”

听闻此话,倪奉天整个人的气息都凝滞了一下。功法出毛病,这是人话?

“原来你早就发现了,呵呵呵……”

倪奉天自然不会相信楚眠的鬼话,很快的就发现了其中的缘由。干涸的声音在密室之中回荡,就像是砂纸在打磨地面,刺耳难闻。

楚眠这时候也不装了,故作惊讶的撩拨道:“原来你现在才发现?”

事已至此,哪怕他说尽软话,对方也不会放过他,那么又何必再委曲求全?而楚眠也相信,如今已是箭在弦上,对方必然不会放过这个夺舍的机会。

对于行将就木的倪奉天来说,楚眠的身体就像是一枚延年益寿的灵丹妙药,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美妙的味道,令他垂涎欲滴。

果不其然,就像楚眠所确认的那样,在发现他并没有修炼《子母阴神经》后,倪奉天虽然气的想要把他给撕碎,却依然硬生生的忍住了冲动,只是那语气却愈发的阴沉了,“虽然并不知晓你是通过什么方式隐藏的,但这都不重要。呵呵呵,你当真以为,不修炼《子母阴神经》,为师就拿你没有办法了?”

无非就是夺舍后,魂魄与身体的契合度达不到完美罢了。倪奉天在心中飞速算计后,顿时就做出了决定,与其等待叶不凡的突破,还是将这次的机会把握住再说,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等待那些未知了。

念及此处,倪奉天的动作愈发决然,只见他狞笑着将《子母阴神经》收敛,双眼顿时翻白,就像是长了白内障一样,再也看不到半点黑瞳。

一股莫名的波动自他的身上出现,向着四周扩散而去。而他的额头之上,自中间裂开了一道竖直的缝隙,鲜血转瞬间弥漫了满脸沟壑。

“呵呵呵……”

阴风呼啸,血色蔓延,猩红愈发刺眼。剧痛之下,倪奉天整张脸都变得扭曲起来,而他的嘴角却在疯狂地咧着,向着两侧抽动,划出一抹夸张的弧弯。

几近于虚无的魂魄,从开启的识海中冲出,尖啸着向楚眠冲去。

哪怕事先已经预料到了事情的发展轨迹,但此时此刻,楚眠依然非常紧张,身体不由自主地就想往后面缩,可早已被倪奉天制住的他,却根本就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灵魂沿着天灵,冲入了自己的识海之中!

“轰!”

仿佛有惊雷划过,脑海之中一阵晕眩,魂魄感到一阵撕裂般的痛苦,他的眼眶之中,两行血泪飚射而出,瞬间模糊了视线。

“想杀我?”

异常嘶哑的声音在密室之中回荡,楚眠浑身颤栗着,双拳猛地攥紧,仰头发出一道不似人的嘶吼!

“啊!!!”

穿越后的一幕幕,自脑海中飞速掠过。那些日日夜夜里,装傻卖呆的畏缩举止,都不过是为了迎接今日的到来,而做的准备。

期待亦或是惧怕的情绪,整整困惑了他三年的时间,上辈子从未有过的小心翼翼,也只是想要在这个世界,站稳脚跟。

怕吗?

怕!

但因为害怕,就要畏缩不前吗?

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外界的刺激之下,非但没有让楚眠束手就擒,反而激发出他骨子里深埋的凶性!

他的嘴巴微微张合间,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起来,重新焕发了光芒。《大日凝魂咒》全力施展,识海中的魂魄骤然间迸发出凌厉的金芒,将倪奉天的魂体冲飞!

识海,一片混沌之中,层层薄雾似的氤氲将两人阻隔,先前处于兴奋中的倪奉天,懵逼了。

魂体呆滞的漂浮着,过了不知多久,这才尖声道:“不可能!你怎么会有凝炼神魂的神通?!”

功法主修境界,神通衍化威能,而凝练神魂之神通,别说浩然宗这个小宗门了,哪怕是放眼整个南域,都是极为罕见的神通!

楚眠堪堪引气境一阶的修为,魂魄竟然比自己都强。就算倪奉天此刻已经气血枯萎,魂力几近油尽灯枯,可这也太离谱了啊!

“看来你的秘密着实不少,为师倒是看走眼了。”

说完这话,负手而立的倪奉天冷哼一声,心念电转间,面对着昔日的弟子,转身就逃!

不逃不行啊,没有了《子母阴神经》的牵扯,他想要鸠占鹊巢的话,唯有强行吞噬楚眠的魂魄这一个途径。原本计划行进的好好的,未曾想对方却给了他如此大的惊吓。

以他的魂魄强度,根本就没办法吞噬成功,而且有极大的可能,会被对方给干掉!

那魂魄都快凝聚成实质了好吗!为师含辛茹苦地培养了你三年,你个狗东西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倪奉天整个人都不好了,脑瓜子嗡嗡的,如今唯有退回自己的体内,才能从长计议了。

“想跑?”

机会已经摆在了面前,楚眠要是放弃的话,他自己就真该死了。

心念一动,识海与身体之间的通道瞬间闭合,将倪奉天关在了里面。他的魂体之上金光愈发强盛,一枚金色细针在头顶缓缓凝聚,随即飞速变大,最终化作长矛样式,燃烧起滔天烈焰!

下一刻,第二枚,第三枚……

足足一十八枚长矛,完整地排列在识海之中,从四面八方堵住了倪奉天的退路。

“这是什么东西!为师何曾教过你此等神通!”

看着麻瓜的倪奉天,楚眠探手一招,将一枚长矛握在掌心,遥指对方,似笑非笑的道:“为师?He~T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