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各自准备

如果生命只剩下了两天,那么你会如何度过?

楚眠并未在这种偏向哲学的问题上多费脑筋,叶不凡正为了成为师父的骄傲,而拼了性命的修炼,他自然也想在两天后,为师父带去更多的惊喜。

《矢神刺》的修炼进度已经达到了99%,距离入门,也只差临门一脚,两天的时间,虽说紧张了些,却也并非没有操作空间。

盘膝坐于蒲团之上,五心向天,以《龟息术》全力隐藏周身气息,脸色时而泛红,时而苍白,极力表现出愤懑的模样,试图冲破蜕凡境二阶圆满的桎梏。

毕竟,正经人在遭受了鄙视之后,谁还能唾面自干的不当一回事啊,那也太不符合十六七岁年轻人的性格了。

这么做,也不过是天性中所带来的小谨慎罢了。

半刻钟过后,一股若隐若现的神念出现在房间中,随即像是附骨之疽般,贴向了楚眠。

正在修炼之中的楚眠,心神顿时出现了感应,暗道一声‘窝尼玛’!随即将自己隐藏的更深了。

这老阴逼,果然没有离开。

若非‘藏一手’已经成为了自己潜意识里的选择,今晚必然会露出马脚!

别慌,稳住,反正对方也没证据。

半个时辰后,确定没有发现什么的神念,终于悄然退去。而就在此刻,脑海中仿佛传来‘叮’的一声脆响,足足修炼了数月的《矢神刺》,终于入门!

灵力于体内暴涨,原本就已经极度凝练的魂魄,竟是散发出冰蓝色的光华,荡漾起圈圈涟漪,运转间给人一种圆润如意的感觉。

周身气息在一瞬间升腾而起,却被早有预料的楚眠给死死按了回去,‘蜕凡境二阶’的实力悄然上涨,顺利达到了三阶。

感受着进阶带给自己的惊喜,楚眠从蒲团上一跃而起,打了一套基础拳法,这才压抑住了畅快的心情。

“蜕凡境,三阶!”

演,哪怕周围没人也要硬演。

……

晨光微启,一抹金线在地平线展露,眨眼便将大地映亮。昨夜的水汽在叶子上凝结成滚圆的珠子,压弯了草径,轰然坠落间,摔碎万道金光。

楚眠盘膝坐于院中,迎着朝阳,吸纳第一缕太阳之气,观想朝阳初升之壮阔。而此刻在他的脑海中,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大日凝魂咒,以太阳为观想对象,在脑海中观想图鉴,以图鉴为基,锤炼魂魄。

脑海中那颗残缺的大日光芒暗淡,处处缺损,以如今的境界,还无法支撑他完整观想具现,但依照现如今的实际情况,也算是够用了。

直到太阳升至中天,楚眠才暂时结束了修炼,施施然来到了湖边,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不时有大鱼跃出水面,那肥硕的体态、矫健的身姿,看的他着实眼热。

药柳谷的环境非常不错,绿柳成荫,湖水清澈,若是起了雾气的时候,更显清幽,宛如置身于仙境之中。

盘膝坐在湖边青石上的楚眠,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多时,水波荡漾间,似是从他面前破开了一条通道,随即,一只体型巨大的乌龟自水中露头,老神在在的爬到了岸边,悠闲地晒起了太阳。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微虚的看着楚眠,纹理纵横的大嘴微微咧开一抹微不可查的弧度,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对于大乌龟那丰富的表情,楚眠早已见怪不怪。一人一龟保持着明显的距离,各自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龟息术》就是从这只龟的身上观想而出,为楚眠的隐藏提供了极大的帮助。随着观想的不断深入,脑海中的那一团青气,也逐渐成型,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出那分明就是一只龟的轮廓。

直到现在都无法具现而出,让楚眠分外不解的同时,对这只大龟也产生了几分忌惮。

对方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浩然宗这个小型宗门中,一切都似乎被一层薄雾笼罩,当你觉得你懂了,实际上你看懂的只是人家的伪装。

而更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掌管药柳谷这么多年的倪奉天,还是刚刚加入半年有余的叶不凡,都不知道老龟的存在。整个药柳谷中,唯有楚眠见过老龟的真容。

突然就有了几分偷晴的刺激感。

终究是思想堕落了啊……

将脑海中的奇葩思维抹除,楚眠感叹道:“龟啊龟,两日后,你也许就见不到我了啊。”

老龟的眼皮似乎翻了一下,随即将脑袋给缩了回去,并不想搭理楚眠。

楚眠微微一滞,哪怕你不会说人话,但做出关心的表情应该也不难吧,怎得就把头给缩回去了。

唉,

淡了,

人与兽之间,果然没有纯粹的铁子情。

起身,与老龟道了别,离开了湖边之后,楚眠又去药园逛了一圈,这个曾经挥洒过汗水的园子里,药草茁壮的生长,所展现出的生命力,让他终于露出了舒心的笑意。

“明心草、穿心莲、玉龙参、凌风花……总计少了十几种药草。”

楚眠暗自点头,随即转身离去。

……

药柳谷,炼丹房。

丹火升腾,热浪滚滚,幽蓝的光亮映在倪奉天的脸上,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晕。艳红的纹理密布于他那干涸的皮肤上,仿佛下一瞬就要喷涌而出的岩浆。

而他的身周却散发出挥之不去的冷意,明暗交错的墙壁上,渐渐泛起一层霜气。

冰与火的交织,迸发出阵阵波动,哪怕尽全力压制,却仍旧处在爆发的边缘。两种极端的属性,又哪里是一个引气境修为的人能够轻松驾驭的?

丹炉突然震动,像是其中被封印了什么东西,正在暴躁地左冲右突。倪奉天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缕血液,双手掐诀,血煞之气离体而出,在半空中便化作三枚猩红符形,转瞬打入丹炉!

“嗡——”

嗡鸣声振聋发聩,嘴角的鲜血越流越多,身体几乎无法保持盘坐的状态,而倪奉天却在这一瞬间,双眼中迸发出迷醉的光彩,一如痴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