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我愚蠢的小师弟哟,你没了

回到了房间中的楚眠,并没有听到那番‘师徒情深’的对话。此刻的他,正盘膝打坐,修炼着《矢神刺》。

以神念为针,攻敌之神魂,无往而不利。

这是他观想出的专门攻击魂魄的神通,参悟了足足几个月,这才到了即将突破的边缘。

先前在丹极堂的时候,楚眠就已经感应到倪奉天的生命气息正在加速流逝,时间已经不等人,他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倪奉天这个老家伙,必然会在身死之前做出行动。

至于他是何时发现的蛛丝马迹?

别忘了,他穿越过来后,是有着天赋神通‘观想’的,而且心血来潮之下,自己做出来一个面板,这个面板可以清晰地显示他的状态。而就在面板做出来的一瞬间,当信息显示出,他当时所修行的功法为《子母阴神经(子)》的时候,就已经明白对方要做什么了。

【已知】:有师徒两人,师父号称给弟子修行的为木属性地阶中品功法《神木经》;

【又知】:《神木经》为假,《子母阴神经(子)》为真;

【因】:修炼《子母阴神经(子)》入门后,会成为修炼《子母阴神经(母)》的修仙者的绝佳夺舍炉鼎;

【问】:师父想要做什么?

【答】:师父分外中意徒弟的身子,想要上了他。

……

楚眠在这几年里,为了避免被师父给上了,大多时间都用来参悟针对性的功法了。

先以《龟息术》隐藏自身境界,模拟邪功的气息,用来混淆视听;再以《五行功》李代桃僵,不知不觉地替换《子母阴神经(子)》,然后以《大日凝魂咒》、《矢神刺》为底牌,只等对方魂魄离体,进行夺舍的关键时刻,给对方带去十足的惊喜。

《大日凝魂咒》可凝练魂魄,将魂魄打磨的愈发凝固,轻易不会被灭;新获得不久的《矢神刺》则是攻击手段,专门攻击敌人魂魄。两者相辅相成,再加上到了危急时刻,可以随时跨入引气境的实力,短短的三年之内,楚眠的底牌已经积攒的越来越多。

可哪怕如此,他依旧心里没底,抓紧所有的时间,要将《矢神刺》修炼到入门。

“如果不是因为时间太过紧张的话,就这点手段,还真的一点都不保险……”

他也不是没想过逃跑,但浩然宗虽然是修仙小门派,在保护弟子这方面,却做的滴水不漏——每一位加入浩然宗的弟子,都会在弟子阁中将本命精血滴入追魂引,不把精血取出的话,无论你去了何地,都会像是黑夜中的大灯笼那样,将你的位置清晰显示在追魂引上。

也正因此,楚眠只好暗中积蓄实力,寻找破局的办法。

故意放慢修行速度,也是其中的一个计划,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倪奉天的反应比他预期中的还要完美,竟然为他找来了一个愚蠢的小师弟做挡箭牌!

而更让楚眠惊喜的是,这个小傻逼竟然真的拿着鸡毛当令箭,明里暗里的对他各种‘折辱’,最终的结果就是,渐渐把他推离了风暴中心,倪奉天现在看见他就烦得要死……

真是个……

好人啊!

“砰砰砰!轰!哗啦——”

盘膝坐于蒲团上的楚眠,静静的透过被一脚踹飞的房门口,看向门外站着的那个少年。

明媚的阳光自他身后洒落,将他的面容隐没于黑暗,长长的倒影沿着地面一路向前,最终落在了楚眠的衣角。

“楚眠!”

紧紧咬着的牙关中,挤出两个透出无尽愤怒的音符,汇聚成楚眠的名字。

啊,

愚蠢的小师弟上次如此动怒,还是在上次的时候。

“师弟有何指教?”

楚眠缓缓起身,目光直……俯视着迈步而入的叶不凡。两人视线交织,似是弥漫出一道道滋滋啦啦的电光。

随即,楚眠垂下了眸子,让自己的目光重新变得温暖和善。

不过是对待‘好人’时候的,一些基本尊重罢了。

“三个月内,我必然踏入引气境!到时候,亲自打烂你满嘴狗牙,来为师父出气!”

三个月吗?

楚眠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心想:这个小傻逼是受了什么刺激?这么急着去送死?

心念电转间,楚眠再次飞快地盘算起来。

【假设】:叶不凡三月内踏入引气境;

【问】:对自己有什么影响?

【答一】:自身被夺舍的危机消除,再也不必担心后续的危险;

【答二】:倪奉天为了安心布置,避免消息泄露,先行将自己给干掉。

而这其中,‘踏入引气境’的时间节点非常重要。

天道流转,阴阳五行,自有其不可触犯的铁律。想要夺舍,其一:不可夺舍凡人;其二:一生只可夺舍一次。

为了在临死前达成自己的目的,也不知倪奉天那个老家伙,到底给叶不凡打了什么鸡血,搞的对方上了头。

当然,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关于自身的安危,楚眠更倾向于答案二。

把自己带入倪奉天的角度,设身处地的去思考,如果是自己的话,绝对要在夺舍之前,扫清一切隐患。

那么……

楚眠几乎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危’字。

“那就预祝师弟,早日突破。”

楚眠面容真诚地拱了拱手,“为兄这边还有些琐事处理,就不留师弟了。”

房间中的气氛逐渐凝固,良久,叶不凡才咬牙指着他,“记住我今日所说的话。”

早就看这个整天笑眯眯的蠢货不顺眼了!在自己面前懦弱虚伪,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还时不常的去任务大殿领取什么狗屁师门任务,显得你乐于助人还是怎么的?有这时间用来修炼不香吗!

越想越是生气,可叶一凡却只能强行压下。现如今还是突破境界最为重要,等到功成那一刻,定然报之以老拳,打的他跪在我面前喊爹!

“he~tui!”

一口浓痰吐在了楚眠身前,叶不凡转身就走,留下楚眠一个人在屋子里,无声的笑着。

你没了,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