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让任务对象窜稀的你是第一个

何吱吱问完问题之后还是觉得不解气。

偏偏对方还不回答她,抱着手臂气定神闲地看着她在那里干着急,好像心情更加愉悦了。

“滴滴滴,沈青鸾黑化值-0.2,当前黑化值:41.3。”

何吱吱:“.......”

哦,她现在确定了,这个比绝对是在搞她心态。

“沈青鸾,你到底......”

何吱吱质问的话才说到一半,沈青鸾突然就笑了起来:八壹中文網

“怎么这么紧张?你刚进门,还不清楚,灯会出游,需要府上主母提前安排好府中事物。”

何吱吱:【你tmd,我生平最恨谜语人!】

......

这场素斋宴结束的比何吱吱想象中要快。

原本按照寺庙里主持的提议,老太傅是需要在这里待上一两个星期的,

按照现代理医馆里说法,就是还需要留一个观察期,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意外情况发生。

但是老人家表示非常着急,所以其他人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

何吱吱在他们商议的当天并没有在现场,故而直到第二天坐上回程的马车了,她才知道计划“why?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何吱吱是被人抬上马车的。

但是马车里何吱吱不光见到了沈青鸾,还看到了老太傅。

一个年轻人和一个老头坐在一起,相依为命,相顾无言,相敬为宾......

何吱吱:“精彩,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你们两个干脆凑一块儿过得了。”

老太傅看见他进来,笑的一脸慈祥。

“这位就是芝芝呀?”

何芝芝微笑点头,嗯。

“哎呀,我这都一把老骨头了,麻烦你们这些年轻人跟着我遭罪。实在是不好意思,只是最近何尚书的小孙子,带着副将凯旋归来了,”

说着说着不免有些感慨起来。

“哎,一眨眼。何尚书那个老头子走了这么多年,走之前唯一的遗愿,就是委托我照顾好他的小孙子,”

听到这里,何吱吱都还没有来得及震惊,系统就先出声和她吐槽了:

“该说不说,这个老太傅是开了个孤儿院吗?太子让人给丢了,被他捡起来。何尚书的孙子没有了爷爷和爹,也全让他懒过来照顾了。”

何吱吱不由赞同的点了点头,转头听着老太傅那边还在念叨。

“昊尧不容易啊,那孩子之前不知为何,突然......”

听见“昊尧”两个字,何吱吱心里咯噔一下:

“等等,您说何尚书的孙子侍卫孙子叫什么?”

老太傅的话让人给打断了,倒是也不生气,反而转头给何吱吱解释起来:

“你之前没见过这孩子倒也正常,他叫何昊尧,这孩子之前不知为何突然提出要离开京城,我以为他只是想远离权势的纷争,

“没想到、没想到他早就给自己安排好去处——他是想学着他父亲报效祖国啊呜哇哇哇!”

何吱吱:???

何吱吱:【猝不及防,防不胜防】

你这么沉稳的老人家,哭出这种声音实在是有点不太合适吧啊喂?

老太傅说着说着,早已经热泪盈眶。

何吱吱着听着,也听得泪流满面。

楚沐这个狗贼,不但坑了她,给她留下一堆烂摊子,居然还做了一出戏骗她,把何昊尧拉到了边疆?

等等,既然何昊尧马上就回来了,那么宁修呢?

何吱吱:【戈登心里咯噔了一下.jpg】

“你方才所说,何小将军此次会京城来,还带了副将?”

老太傅捻着胡须高深莫测地点头:“没错。”

“那那位副将姓甚名谁,太傅大人可清楚?”

何吱吱慌张的表情引起了沈青鸾的注意,他一改方才冷漠的态度,悄无声息地凑了过来。

老太傅瞄了沈青鸾一眼,冷静作答:

“如果老夫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宁修。”

何吱吱只觉得眼前一黑。

“系统,他说的宁修,和我理解的宁修的,是同一个人吗?”

系统也有些迟疑:“应该......应该吧?”

何吱吱欲哭无泪:“那何昊尧也是?”

系统不用回答,何吱吱已经从沈青鸾那边幸灾乐祸的表情里窥见了真相。

何吱吱:【ok,fine】

她从来确信没有走不通的路。

当然,即使她信仰是多变的,至少在这一刻。何吱吱是真的确信的。

如果真的走不通,那何吱吱就会选择挖地道。

就像她现在一样。

在何吱吱决定用挖地道的方法解决问题的时候,恢复记忆与否的何昊尧和宁修,对她来说,都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现在重要的是,如何把沈青鸾在上元节那天弄残。

是的,没错,何吱吱挖的地道就是——

解决问题的本身,把沈青鸾弄残。

“宿主,你能不能有点人道?你这样三观不正我们是过不了审的。”

系统痛心疾首,见何吱吱没有什么反应后,又继续补充:

“再说宿主,沈青鸾没有宁修那会的好感度加持,他要是残废了,头号的嫌疑人肯定会锁定在你身上的,到时候肯定会第一个弄死你。”

何吱吱摆摆手:

“nonono,你还是把问题想象的太复杂了,如果有什么暴露的风险,我再把自己也弄残,不就可以摆脱嫌疑了吗?”

系统不存在的眉头越皱越深:

“宿主,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可是......”

何吱吱果断拒绝:“我不听你哔哔,每次听你的计划之后总没好事,这次我要自己来。”

她一回到太子府,就没再关注车上剩下那两人。

随便敷衍了一句身体不舒服之后,何吱吱躲过了和归来的何昊尧他们正面碰撞的危机,并火速找到了最近的医馆。

弄残多少是有点法外狂徒的影子在身上了,不到万不得已,何吱吱不敢铤而走险,首选就只好放在了最最稳妥的方式上——

让沈青鸾窜稀。

请千万不要小看窜稀,窜稀也是一门重要的学问。

市面上比较常用的方法,有食物相克,或者直接往对方饭菜里面加入适量巴豆。